• February 28, 2024

【手機能拍攝微生物嗎】觀察微生物 |手機能變身顯微鏡 |電子顯微鏡 |

我們知道,觀察微生物需要專業鏡。不過近日,國外某公司推出了一款名「Nurugo Micro」手機配件,號稱可以讓手機實現放大效果,能觀察頭髮、微生物物體。

「Nurugo Micro」説可以放大400倍,可以實現物體研究和觀察。它主要學生、研究人員人羣,提供、攜微型鏡設備。

於是作為手機外置鏡頭拓展,因此完全需要獨供電和複雜安裝步,插上使用。不過如此尺寸,其成像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目前,這款設備正在眾籌,預計售價39美元,5月份上市。不知大家它感興趣嗎?

什麼?一張紙賣299?還只是標配版!那打劫有什麼區別!這位兄台稍安躁,這不是一張雙普通紙,這張紙只有1毫米,但是卻可以讓手機秒變顯微鏡噢!有這麼嗎?我們一起來看看吧——只能手機普及,拍照是手機功能之一,很多商家打出「拍照手機」旗號吸引顧客。

多人依賴於手機拍照。外,另一個原因是——現在一把主流手機能拍出效果了。然鵝。。卻很少有手機能夠帶你探索微觀世界。有時候心血來潮,想拍些花花草草。得到是這樣效果。是心塞啊。。雖説目前市面上有一些手機外置攝像頭。但體積。。

國慶出遊戲,錢外。有一些帶用品。土豪帶數位,屌絲帶一手機。一點,那在手機上裝個外置鏡頭,只是這個外置有點啊,。帶玩不出拍照新花樣。沒事,今天編為夥伴們帶來一款名叫「Blips」鏡頭。蒽蒽,這麼小巧,貼紙。

罪魁禍首下面這張手機照片:。踹姐賭整個月雞腿,你們猜不出來這是什麼鬼…這是一顆風乾、Rose自己摳破…

面今天人手一部手機時代,手機功能使得我們減少了許多東西需求,因為有時候只需要一部手機可以解決事情。這其中包括問題,現在大家出去拍照一些有需求人外,大家是拿著手機可以拍出一張張十分滿意照片。

俺們公司有一特牛逼攝影師今天我請教他:你了什麼設備拍出那麼美的照片?沒想到他只是淡淡地一笑:和設備關係,是idea和眼光話是沒錯但是每次我想拍一些動人世界比如螞蟻打架、花草細節預想中效果是這樣但實際上效果是這樣這不是設備問題?

創見乾貨:近日,來自休斯頓大學研究人員發明瞭一種可以安裝普通智慧型手機上光學鏡頭,放大倍率達到了 120 級,令人是其售價 3 美分。

有許多手機外置鏡頭隻,讓手機顯得。可是想玩點拍照新花樣,咋辦呢?探今天給大家介紹一款、讓你探索微觀世界鏡頭,叫「Blips」。Blips外形看起來像貼紙,貼在手機/平板電腦鏡頭上,可以使用了!

賈伯斯2007年正式發布第一代蘋果手機起,智慧型手機這個產業蓬勃發展十餘年了。儘管智慧型手機功能日趨多樣化,然而囿於其體積、成本因素限制,其功能還存在許多可以拓展和改造空間。

現在所有人手機進行拍照。外。另一個原因是:一把主流手機能拍出效果了。有沒有想過手機可以探索微觀世界秘密。不是沒有想過,可是嘗試後拍攝出來是這個樣子,一片了。雖説可以一些手機外置輔助攝像頭。

手機外接鏡頭種類有魚眼和廣角。美國 Tiny Lens 團隊帶來了 15 倍變焦外接鏡頭,手機拍照可以實現類似顯微鏡效果。於高昂價格和使用場景,顯微鏡並屬於日常用品。

宇宙,一顆水珠裡面世界精彩繽紛,宛如。看太空及物體,需要用到望遠鏡,而看微小粒子,則需要用到鏡。人類智慧是,創造了各種各樣工具,使得弱小人類能能力成指數增加。

相信大家生物課上用過那個鏡。Kickstarter眾籌平台上出現了一款Iphone配備手機鏡,能夠讓Iphone透過這款鏡,觀察到直徑1微米微生物樣本。MicrobeScope便攜性使你能夠地朋友分享你微世界。

Moment Case是一個手機保護殼,專為手機攝影而生。通過藍牙iPhone無線連接,它你提供了一根掛繩、一個鈕、兩種鏡頭以及堪比攝影效果。手機攝影催生行業我們喜歡手機(是iPhone)拍照。

我們知道,觀察微生物需要專業鏡。不過近日,國外某公司推出了一款名「Nurugo Micro」手機配件,號稱可以讓手機實現放大效果,能觀察頭髮、微生物物體。

「Nurugo Micro」説可以放大400倍,可以實現物體研究和觀察。它主要學生、研究人員人羣,提供、攜微型鏡設備。

於新冠病毒疫情,引起大眾關注「隱形缺氧(稱缺氧)」問題、討論測量血氧方法,因此印度公司(CareNow Healthcare)開發測血氧 App「CarePlix Vitals」瘋傳。但這個 APP 怎麼測血氧?有沒有資安疑慮呢?

血氧 App 測得數據,有多少參考價值?

逢甲大學自動控制工程學系/生醫資訊暨生醫工程碩士學位學程教授 林育德 説,所謂血氧濃度(oxygen saturation),簡單地説動脈血紅素中,「帶氧血紅素」佔百分比。

醫療器材(如血氧機),是藉由「帶氧血紅素」和「帶氧血紅素」光吸收特性,讓「紅光」以及「外光」這兩種光交替方式照射手指頭內動脈,過光感測器偵測波長下接收到信號,藉由動脈血於波長吸收光譜差異,計算血氧濃度。

而這款 App「CarePlix Vitals」,它是利用智慧型手機「機」功能,代替血氧機光感測器,光源是利用閃光燈,取代紅光和外光兩種波長光源。

它內部是處理顏色影像信號,來模擬血氧濃度計兩種波長,達到計算血氧濃度目的,計算誤差或許亦可透過機器學習或是深度學習演算法,藉由大量數據學習讓演算法計算出接近標準儀器數值。

但是,標準血氧濃度計符合 ISO 80601-2-61:2017[1] 性能規範,能夠區分出 70%~100% 血氧濃度;

而開發這款 App 公司於開發受測者、測試方法以及是否符合血氧濃度計性能規範明確揭露,因此確認其是否能夠使用者出現「缺氧」狀態之下正確辨識出來。

國防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助理教授 周兆龍 補充,現在科技日新月異,有些穿戴裝置(如智慧手錶、運動手環)可以具備量測血氧功能,但這些裝置需具有外光感測元件,才能達到實際效果。

於手機並沒有可以發出這兩種外光波段元件,因此民眾應該這款「 Careplix vitals」宣稱血氧量測功能持保留態度。

另外,如果想要知道自己手邊裝置是否可以監測血氧,林育德教授建議,使用者可以智慧型裝置使用手冊上確認一下,看看是否有「血氧濃度 App 量測結果適用於醫療用途,健身和保健目的而設計」之類提示。

瞭解,目前智慧型裝置(包含 apple watch)上血氧功能,應該沒有美國或歐盟醫療器材認證。

周兆龍助理教授説,這款 APP 因為需要註冊個人詳資訊才能使用,所以許多人質疑有資安疑慮。不過,像智慧手錶或運動手環,會註冊使用者資訊,用來記錄並分析使用者情況。因此,不能單純這款APP因為要註冊個人資訊認有資安疑慮。

但雖然如此,他們提醒大家,即便是驗證上架APP還是有可能事後發現資安漏洞,例如 2018 年,有因為使用 Strava 運動手環內建 GPS 軌跡功能,而洩漏我國軍營位置例子[3]。

而合法血氧偵測 APP 存在可能資安疑慮,例如竊取個人生理資料或是指紋。

只要資料沒有用户唯一個人識別碼(如身分證字號、手機號碼、Email 帳號)做,APP 無得知測驗並上傳個人生理資料擁有者是誰。因此,偵測生理資料 APP 要求個人用户註冊使用服務時,個人用户查驗個資用途,或是應保守拒絕使用這樣 APP。

指紋辨識是目前常用且個人識別驗證方法,然而存在許多竊取指紋並且破解指紋辨識系統方法 [6]。

基本竊取指紋方法有三種,

後兩者是利用指紋相關影像來仿製指紋,這表示,血氧偵測 APP 有機會偵測到受測者手指影像,上傳到雲端,並利用來製作假指紋。

避免指紋盜用,我該注意什麼?

於這類型資安威脅,使用者可以採取以下防護措施:

林育德教授則提醒,如果該 App 是透過副檔名 apk 檔案下載安裝,小心,因為下載安裝過程,知道會植入什麼奇怪後門程式。而即使是 Apple Store 或 Google Play 做為下載平台,看似較安全,但是上面 App 有是上架後發現有資安問題而下架。

總來説,指紋偽造需要有專業技術儀器,成本,但並非可行。攻擊者會評估偽造成本是否於獲得利益。因此,個人使用可能收集到個資或是生物特徵資料 APP 時,應該態度,並且衡量得與失角度,評估資安風險。

傳染性肺炎(COVID-19) 2019 年底,邁入第四年,全世界有 6500 萬人患有冠(Long COVID),有時稱為「COVID-19 急性後遺症(post-acute sequelae of COVID-19)」; 10% 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中可能發生,影響包括 200 多種症狀多重器官系統。

今年(2023)1 月《評論微生物學》(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由漢娜·衞斯(Hannah E. Davis)與艾力克·白楊(Eric J. Topol)人論文指出,目前新冠發病機制有五六種假設,新冠病毒持續殘留在人體組織中,包括免疫失調、微生物羣破、自體免疫、血栓和內皮、以及神經信號傳導功能失調,目前無驗證治療方法。

衞斯楊人發現,新冠所有年齡和急性期疾病程度相關,36~50 歲之間診斷比例,大多數長新冠發生「」、「急性」「非住院」患者中。此研究綜合整理了目前科學對長新冠認知主要進展:包括免疫學和病毒學、血管問題和器官損傷、神經和認知系統、肌痛性腦脊髓炎(稱為慢性綜合症,ME/CFS)和自主神經功能障礙相關疾病、生殖系統、呼吸系統以及胃腸道系統。其中對生殖系統影響分析指出,此類病徵新冠中出現報告,但很少有研究來記錄影響程度,以及性別特異性病理生理學。

男性方面,生殖器官組織中存在病毒會增加勃起功能障礙風險,這可能是內皮功能障礙引起;而冠患者精子數量、精液量、活力、精子形態和精子濃度會受損,這些現象和 扮演細胞訊號傳導細胞激素(cytokines)水準升高、以及精液中觀察到細胞凋亡有關凋亡蛋白酶(或稱胱天蛋白酶,caspase) 相關。 

女性方面,目前已知受新冠病毒影響包括:月經和月經前一週是觸發長新冠因素、卵巢中卵泡庫存量(ovarian reserve)下降、以及生殖內分泌。新冠病毒感染會影響卵巢激素產生和(或)子宮內膜反應,同時患有新冠和月經人出現、頭痛、身體疼痛和呼吸。

見月經變化包括月不調、前症狀增加和月經。研究顯示,ME/CFS 經前期障礙、多囊卵巢綜合症、月週期、卵巢囊腫、提前和子宮內膜異位症有關。此外,妊娠、產後變化、期和月經週期波動會影響 ME/CFS,並影響代謝和免疫系統變化。

而美國《時代》週刊(Time)於今年四月,綜合報導了新冠病毒和冠於男女生殖影響,報導分析了醫學研究、案例以及後續影響人們生育選擇。

《時代》指出,美國人口普查局數據(2023/3/22),生育年齡(18~39 歲)患有新冠成年人中,有 25% 症狀持續三個月,且女性得到新冠風險於男性。《時代》訪問了長新冠女性患者,並讓她們描述自己情況,比如因為而使得神經系統疾病惡化、大多數時候只有走出家門走段路力氣、或是每週只有足夠精力洗一次澡。她們説她們想像要照顧寵物,不用説照顧孩子了。

另一方面,冠可能影響成人生育選擇,這個結果可以另一個問題來觀察。報導中強調新冠確診後,對男性而言,新冠病毒可能會損害男性精子數量和品質、睾丸功能和激素水平,短期內可能會降低生育能力、出現勃起功能障礙,使女性懷孕。女性而言,某些生育指標確診後幾個月內,而懷孕期間確診婦女可能會影響月週期,增加子癎前症(preeclampsia)早產併發症發生機會。於患有子宮內膜異位症者來説,會增加新冠風險外,妊娠和 ME/CFS 可能互有關聯。

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教授凱特克蘭西(Kate Clancy),接受時代訪問時説,冠、經期變化和經期症狀發作之間彼此,可能和「發炎反應(inflammation)」有關,因為「子宮程度上是一個免疫器官」,它阻止病原體進入,同時讓胚胎安全生長,並定期脱落和修復組織,因此子宮發炎和其他免疫反應高度。

因此這引發另一個問題:婦女懷孕期間確診新冠,是否會胎兒造成影響?

發表 JAMA Network Open 研究(2023/3/23),研究人員發現,懷孕期間感染新冠病毒母親所生男嬰,有可能出生後引發神經發育障礙,增加患自閉症風險。

早期研究確定,「懷孕期間其他感染」與「兒童神經發育障礙」之間有關聯。但有關新冠病毒部分,是此研究中進一步確認。馬薩諸塞州總醫院和哈佛醫學院論文主要作者 安德利亞愛德洛(Andrea Edlow),接受訪問時説:「母體新冠感染相關神經發育風險男嬰中不成比例地高,這男性面對產前暴露時已知脆弱性增加。」

另一位主要作者洛伊佩利(Roy Perlis)則指出,於新冠,有透過規模研究和擴展監測,來進一步調查、評估這種潛風險。此外,人們普遍缺乏新冠病毒染疫後知識,存在許多錯誤資訊,此,衞斯楊人研究後呼籲,新冠研究和護理知識,是目前亟需解決問題。研究呼籲,新冠生殖系統影響,子宮內膜異位症發炎性疾病間機制研究,應該要予以重視;生物醫學界提供有關長新冠教育外,需要展開大眾宣傳活動、公眾宣傳新冠風險和結果。

冠患者臨牀需求增加,研究、評估和治療缺一不可;於許多患者來説,新冠不僅是一個醫療問題,它會影響工作、人際關係和生活計劃,包括何時、如何以及是否生育孩子。新冠不僅加劇醫病關係挑戰,同時影響未來世代。

2022 年 12 月 26 日開放了出入境管制,並且解除封控;有些媒體報導,解封後 20 天,中國感染人數達到 6 億,這個數字三年來全球病例通報總數……。

有人認為這樣大規模感染會產生變異株,這個推測哪?另外,若是新變異株擴散開來,次世代疫苗是否仍有用?

,我們來談談變異株以及這一波中國疫情帶來影響。

現在變異株 XBB、XBB 1.5、BF.7、BQ.1.1 是 Omicron 衍生而來,例如:XBB 或 XBB 1.5 是 BA.2 突變而來,而 BF.7 以及 BQ.1 是 BA.5 突變形成變異株;這些變異株比起原始株具有免疫逃避性以及傳播力,這表示著,疫苗所產生抗體效果,傳播機率。

因此,如果只打了三劑原始株疫苗,體內抗體無法抗 BQ.1 及 XBB,即便是打過疫苗經歷過 BA.2 或 BA.5 突破性感染,體內對抗 XBB 及 BQ.1 效果;不過若是打次世代疫苗加強劑,比施打四劑原始株疫苗,抗 XBB 和 BQ.1 效果。

台灣 COVID 流行數據,本土主要流行病毒株為 BA.5 以及 BA.2.75,兩者佔了 83%,BQ.1 目前佔 2% ;而境外移入案例中,BQ.1 和 XBB 雖然佔 18%,但 BQ.1 或 XBB BA.5 有傳播力和免疫逃避力。未來 BQ.1 或 XBB 有可能取代 BA.5 和 BA.2.75 成為台灣流行變異株。

至於變異株是否「毒」呢?分析感染研究報告指出,Omicron 開始流行前三個月,其感染率達 3.31%,這顯示面變異病毒株時,確有感染風險。但若是我們觀察 XBB 和 BQ.1 取代其他病毒株流行國家中,其實住院率並沒有上升,這可能表示 XBB 和 BQ.1 毒性沒有增加,或是因為二價疫苗施打。

於 SARS-CoV-2 為 RNA 病毒,較 DNA 病毒複製過程中產生突變;另外,若病毒感染了免疫低下族羣,人體內產生突變,新病毒株越產生。但過於擔憂,突變後病毒傳播後,需進行淘汰賽,才能選出強者病毒。

那麼是否打了疫苗或是感染過人,會促使病毒產生變異呢?這牽涉到了一個免疫學上概念——「抗原原罪現象」。

這個現象是指,我們身體藉由感染或疫苗注射獲得抗體後,若遇到有「差異」病毒時,身體會傾向使用之前獲得抗體記憶來產生抗體,而無法該病毒產生免疫力;説,如果這些先前抗體沒有辦法滅掉變異病毒時,反而會變篩選掉之前感染病毒,留下可以躲開抗體攻擊變異病毒。這樣條件下,環境充斥著大量病毒,造成突破感染,更助於變異病毒突圍而出。

另外需考量到,國家、地區流行病毒突變株,所施打疫苗,這表示,如果疫苗效果,帶口罩、隔離、消毒公衞措施取消,會促使病毒傳播到具有抗體人,造成突破性感染。

計劃聚餐結果,你突然要加班計劃後結果,她決定和你分手沒有計劃不靠譜東西想到什麼,去做咯比如,我突然間想買一個可以開着跑家因為,我想要一次説走走旅行我,1981昂科拉,年!去SUV

《2012年,別克昂科拉上市廣告片文案截取》

別克一款小型SUV汽車,昂科拉,逆勢推出。

伴隨上市科拉面向80後 6條TVC廣告,每一條廣告一位“198X”年出生年輕人主角,他們各自闡述着人生態度,並大膽宣言“年,去SUV”,引發了現象級討論分享。開篇文案是其中一條。

《昂科拉,年!去SUV》

那時80後,外界標籤“垮掉一代”,這一廣告地走進了他們內心。“年,去SUV”,談論是車,倡導一種人生態度。受廣告影響,別克昂科拉獲得了空前市場關注,上市一個月銷售突破8000輛,整個上市期間,超所有其它上市SUV銷量。

誰想到,上市前,昂科拉這款小SUV車型完全看好……

一個工作日午後,伴着輕食和酸奶,我們坐在袁圓新品牌辦公室裏,聽她講述別克故事。

她任上汽通用別克品牌總監,服務別克品牌長達16年,參與並負責過別克大部分車型品牌工作,包括昂科拉。

2020年,袁圓正式離職別克,開啓了自己創業路。

“無論如何,我相信她專業判斷,支持她任何決定。”

談及別克經歷,袁圓紮根其中。

每一台車型,每一款汽車定位,配置,哪年上市,銷售數據,乃至每個經手過汽車廣告文案,她如數家珍,描繪。

而別克收穫,她直截了當,是品牌定位。

科拉例,當時市面上,完全沒有小型SUV市場。上市前做過兩次車型診斷調研,產品評價、購買意向理想。

袁圓思考定位,思考 “”於SUV車型來説,是否是劣勢。換一個切入角度,定位是否成立。

如我們所見。,昂科拉“年人SUV”定位市場,核心目標人羣選擇了首次購車80後。小型SUV “” 成為劣勢,而變成了敢闖、、套路、直來去、説走走年人會買優勢。

“定位,市場會有人買單。”

袁圓理念和認知,源於多年實戰經驗,無論是她操盤過別克君威、君越,昂科雷、昂科拉,凱越,GL8,她認為,一個廣告背後核心是精準品牌定位,且階段有品牌定位,需要商業策略。

別克車型品牌定位舉例:2012年昂科拉:年!去SUV2013年凱越:共創凱越人生(創意概念:生活,實在)2014年昂科威:強者自強(創意概念:多10%精神)2016年第三代GL8:坐享其程(創意概念:一輛講究乘坐體驗車)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一個名字。

品牌名由來,故事性,來袁圓別克一位老朋友,Norman陳耀福。

陳耀福是別克昂科拉上市創意傳播負責人,當時上海LOWE睿獅CCO,和團隊一套“198X”創意系列,拿下了別克全案。要知道,於廣告公司來説,4A時代起,擁有全案汽車客户,是光榮自豪一件事。

延伸閱讀…

有了它!手機能變身顯微鏡,觀察微生物

檢驗微生物的利器-電子顯微鏡

陳耀福,是廣告業知名大佬前輩,後來JWT前中國區首席創意。他帶領創意團隊,多年來袁圓配合默契,一起別克品牌以及多款車型貢獻了多創意,叫好叫座,拿了無數獎。

思考品牌名時,袁圓第一時間想到了這位戰友,多年好友。

陳耀福於她賽道選擇,這個跨界有些想象。

,停留了幾秒鐘,陳耀福義不容辭幫忙。“無論如何,我相信她專業判斷,支持她任何決定。”

凱越HRV 拍攝TVC團隊合影那時陳耀福Bates,後來去了LOWE

第二排左往右,第四位穿黑色衣服是陳耀福,第六位穿黃色衣服是袁圓

兩人別克合作一樣,陳耀福認可袁圓策略,袁圓信任陳耀福創意。袁圓認為,廣告創造裏面有三個角色,Account、Planner、Creative,缺一不可,但三個角色是三個人。“我和Norman合作,是後期,兩個人cover三個角色。我們可以理解生意策略,並做好創意轉譯和判斷。”

這樣甲乙方關係,令人羨慕。

陳耀福問了袁圓一個問題,你產品確定是,?

得到袁圓肯定迴應後,沒過幾天,陳耀福提供袁圓一個名字:KPI。

陳耀福命名方案,詮釋KPI概念

沒有第二個backup,沒有中文名。

袁圓拿着這個名字,思考了一會兒:它了。2年後,KPI品牌正式上市。KPI品牌公眾號介紹上,寫着這樣一句話:“取名KPI初心:功效!是積極抗老護膚產品。”

陳耀福説,“她告訴我要做一個品牌,到品牌上市,差不多兩年不到時間。我想到她了我設計名字,感動,她開心。”

我們側面問了陳耀福前輩,什麼是KPI?

他説,“我相信一個品牌創始人,和她品牌有關係。第一次接觸,覺得袁圓、、抗壓力強、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所以這個名字,商業策略思考,感源於袁圓本人,因為陳耀福心裏,她一個積極人,像“KPI”。

“發生我身上‘效果’,結束、妙不可言,我愛 KPI。”

第一次見袁圓,我們上海一家咖啡廳。

透過門窗玻璃,看見一個人踩着高跟鞋推門進來,髮揚,氣質如蘭。

第一時間認出她,我揮了揮手,得到微笑迴應,引領她前去座位。咖啡落入桌前,袁圓拿出她攜帶ipad,以及KPI王牌面霜產品,同時打開了一份關於KPIPDF品牌介紹。

袁圓翻頁PDF,拿着產品,分秒兼程地描繪這個品牌由來。

反覆確定,KPI是品牌名。我們是有些,拋出第一個問題,“品牌如何解決部分人見KPI會產生感和壓迫感不可避免應激反應?”袁圓語速,邏輯,“這羣目標用户在工作中每天KPI打交道,有人喜歡,有人喜歡。 喜歡是因為工作有成就,KPI上達標了。喜歡是因為工作上沒完成 KPI,表現不如意。事實上,大家想完成KPI,工作上闆、同僚高度認可。KPI 宣揚積極正面態度,不管面工作或生活,有追求動力。”

陳耀福表示,“這個時候文案,看你怎麼去詮釋你品牌。”

袁圓看來,KPI是一種積極抗老護膚產品,同時代表了一種生活態度。“KPI是自我要求,是美好生活追求。這種美而生、成⻓生活態度,驅動我們成就生活中每一個大大小小KPI。 ”

KPI品牌首條公眾號推文,外界傳達了袁圓賦予KPI內涵,

袁圓認為,每個人可以愛上KPI。你他人奔波,KPI讓你;你自己奮鬥,KPI動力。而那些努力奔跑效果,會留在生命中,激勵你繼續前行。這許能地解釋,什麼袁圓能16年長情於一家公司,能決定開始時,充滿決心。

因為,KPI發生她身上效果,讓她找到了繼續向前動力。

袁圓所在汽車領域16年,是中國燃油汽車市場蓬勃發展16年,裏面KPI壓力可想而知,效果是,2017年別克年度銷量122萬輛,上汽通用銷量登頂200萬輛。

16年間,別克外界稱為具用户洞察、引領市場合資汽車品牌。

袁圓那份功,功不可沒。

 “沒想過離職嗎?有過壓力,時候吧?”我們試圖去打碎一個人設。

袁圓説,壓力有,挑戰和興奮同時存在。是能力責任水漲船,讓她很少有機會停下來。

數英:記得當初怎麼加入通用別克嗎?是畢業後去了還是此前有其他工作經歷?你事專業是什麼,和市場營銷相關?

袁圓:我是學商業管理,第一份工作是君悦GRAND HYATT(全球酒店凱越集團旗下品牌),做銷售總監助理。選擇事這個領域因為我父親是做酒店管理,他是這個行業前輩。地這裏開始了。

袁圓:我沒有跟着父母長大,所以我自己是獨立一個人。父母開明,會我人生做選擇。但父親事這個行業,我小多少耳濡目染,營銷管理產生了興趣。後來君悦工作了一年半,機緣巧合有朋友介紹,我去了通用市場部。那時心裏想是,市場部應該會離我感興趣營銷。

延伸閱讀…

獸醫細胞學101:如何使用手機拍攝顯微鏡照片

有了它!手機能變身顯微鏡,觀察微生物

如果不是朋友介紹,可能我會君悦繼續做一段時間。

袁圓:因為我佩服當時領導,她是一個職業香港女性。我面試之前,君悦HRD(人力資源總監)告訴我,我領導是一個嚴厲人。之前有三任助理待不到三個月。

袁圓:面試時候,她告訴我,你畢業,需要有一個職業基礎。這句話,我聽進去了。她是一個頭腦、做事井然有序人,電腦桌面永遠乾乾淨,文件歸檔清清楚楚,她職業習慣後來大部分成為了我職業習慣。誇張一點地説,我30秒,任何文件我能馬上找到。 

數英:我們有瞭解到你是2004年進通用,2020年離職。這中間職位活動執行區域市場推廣經理,到品牌經理、品牌高級經理,到全面負責品牌戰略和營銷決策品牌總監。你有試着總結過每個階段成長效果嗎?

袁圓:專業成長角度,我覺得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階段一:2004-2007年,04-05做了兩年區域市場推廣經理,負責促銷活動/線下活動策劃以及區域內落地執行,06-07年做了凱越品牌經理,開始接觸品牌定位、廣告創意、媒體投放這些工作,這個階段於品牌定位有了認識,營銷方面積累了一些實操經驗,但總體而言,處於依葫蘆畫瓢,看着前輩是怎麼樣做,補充一些自己想法階段。

階段二:2008-2010年成長,08年主導基於通用全球平台開發戰略車型一代君威國內上市工作,幫助君威重回中高級轎車領軍車型位置,同平台另一款車型克君越上市鋪平了道路,09年主導了進口SUV別克昂科雷上市工作,這三年個人品牌和營銷有了更具體、深入認知,形成自己品牌定位方法論。

08-09年別克憑藉“雙君”車型和昂科雷引入,開啓了下一個輝煌10年,助力上汽通用2010年第四次奪得國內乘用車銷量冠軍。

袁圓:沒錯,一種勢能。當年汽車界流傳着一句話:“得中高級車者得天下”,是於主流合資品牌,你能不能中高級轎車市場佔有主導地位,決定了你進可攻退可守能力。

袁圓:階段三:2011-2020年。品牌高級管理崗位上我負責了全部車型上市,包括2012年別克昂科拉,後來斬獲了很多營銷大獎,2014年別克昂科威,2016年別克一代GL8,2017年別克GL6,以及有一些對品牌具戰略意義中期改款車型,這些車型上市幫助別克2017年國內銷量突破120萬輛,刷新銷售記錄。

這個過程中,我品牌定位方法論,很地認知到品牌定位是否精準,決定了產品上市能否取得成功。

但每年大大小小campaign密集,有一些執行上不夠出彩,總體確實沒有。挑戰是於節奏。如果一個崗位做得好,馬上會賦予工作責任。主要是沒有時間去思考、琢磨、沉澱,只能是一路做、一路學,一路總結、一路提升,然後再回饋到執行裏。

包括你要學會向下管理,做一個銜接角色。

挑戰很多,很多人可能扛不下來。

數英:我們有瞭解到,當時“年去SUV”這個口號,你領導是想換成“年去昂科拉”,你後是怎麼説服他?

袁圓:對,當時總經理提出過這個想法,主要擔憂是覺得別的SUV車型做嫁衣。我當時升了高級經理,我不同意,我們當時總經理是開明領導,結果他被我説服了。我和他説,年人車型有很多(是昂科拉),但年人SUV只有昂科拉;如果我們佔據了這個品類用户心智,後其它車型隨者。

數英:科拉到GL8,每款車型覆蓋人羣,有年人,有中產,有家庭。洞察不同人羣需求時候,有沒有什麼營銷經驗或者方法論可以分享?

袁圓:通用本來有一套自己品牌定位工具,我們所有通用內部從業人員是這樣訓練出來。

數英:像寶潔和聯合利華,上汽通用聽説是汽車營銷界埔軍校之一。

袁圓:哈哈,沒錯。通用品牌定位理論外,上海通用引入多品牌戰略之前,有請羅蘭貝格諮詢公司做過戰略設計和管理體系建議。羅蘭貝格品牌分析工具叫 RB profiler,幫助企業建立強勢品牌。後來其實通用怎麼了,但我自己覺得。我是會翻以前東西,然後實踐互補,形成自己方法論。 

我做KPI品牌定位時候,是這個思路做。

數英:是什麼讓你決定離職?是系統性地獲得了方法論,還是企業發展你目標相悖,或者是因為離職前有了創業念頭嗎,離職和疫情有沒有直接或間接關係?

袁圓:疫情讓我來了,可能會間接帶來些思考。我是20年6月份決定離職。當時沒有創業念頭,只是覺得行業和公司環境、文化發生了一些改變。導致我思考,是否是時候離職沉澱一下了,然後看看外面有沒有機會。

數英:一艘航行大船上,會屏蔽掉一些外界視線嗎?

袁圓:會。這麼一艘船上,想放慢速度是可能。我們要做看清方向、全速前進。

袁圓:差不多休息了幾個月。有一個認識我很多年朋友聊到創業。後來開始仔細去想這件事,比如做話,手裏有什麼資源,可以做什麼項目。實際上創業前6-8個月是探索和學習。一開始,我BP是什麼知道。

數英:大多數創業者模型,要麼是擁有資源,有資源變現能力,要麼是掌握了某種核心技術能力,去技術入股。你覺得你創業優勢是什麼?

袁圓:做消費品,我覺得自己核心優勢是品牌認知。基於這個認知,來構建所需要競爭力要素,比如技術、資金、團隊,戰略規劃、團隊搭建、品牌建設、對外宣傳、資源整合、運營管理。

數英:我們,什麼沒有很絲滑地彎道超車,去新能源賽道?這是未來趨勢,是你擅長領域。

袁圓:這個事情,我認真想過。

無論是電動車是燃油車,品牌建設本質上是,只是品牌發展階段、用户和媒體環境,大家營銷操作上有些。另外一點,新能源公司或者一些勢力品牌,大部分處在0到1階段,這個階段,創始人品牌負責人。

數英:你不想過於複,野心。

袁圓:是,我想做有挑戰事情。

“有什麼天塌下來事情,我睡明天起來再説。”

數英:什麼選擇了護膚賽道?你品牌名意譯“效果”?外界看來,好像是選擇了一個,彩妝或者底妝,看到效果賽道。

袁圓:卷不卷,你得進到裏面看,聚焦,能找到機會。我們角度來説,中國現在護膚市場,3500億規模,到2025年預測是5000億。進一步聚焦,功效護膚全球到中國市場,是一個高度景氣發展趨勢。結合Euromonitor和2020年中信證券研究部一份報告,功效護膚品19年佔整個護膚市場13.6%份額,預計2025年達到25%,年複合增率20%以上。

數英:所以這個細分賽道這裏,是怎麼產品定位於“成分”、“講科學”高端功能性護膚品牌?你們機會點是什麼?

袁圓:我自己是資深護膚品用户,過多品牌,是高端品牌。從用户角度,我理解市場有兩個維度:

一個維度是價格。從核心SKU單價於100元性價比,到核心SKU單價於1500元價格,你能找到價位,國際一線、到國內老牌、鋭國貨各種品牌。

另外一個維度是功能。剛才説到10年,成分黨和功效護膚成為全球化趨勢,哪怕疫情期間全球整體美妝個護市場下滑背景下,皮膚學級護膚品代表功效護膚市場保持了增長。這個趨勢反映了消費者需求變化,一方面,“問題肌膚”人羣擴,功效護膚需求;另一方面,消費者,空洞營銷概念難行其道,明星護膚成分成為消費者追逐熱點。

有了功能、價格這兩個維度,形成了一個座標軸。各個品牌於座標軸中各其位後,你會看到一個有可為市場:高端功能性護膚品牌,比如歐萊雅旗下修麗可其中,修麗可主打成分是左旋維C,王牌產品CEF精華價格是1600元,其它熱賣一些精華價格600-1000元之間。

數英:市場定位後,接下來呢,做了什麼?

袁圓:接下來是帶着這個想法,去找行業裏供應鏈中合適原材料合作伙伴。當時設定了一些要求,比如原料要有技術壁壘、有自主知識產權、生物材料符合未來趨勢。

數英:所以這個尋找階段,是整個創業過程中一部分嗎?

袁圓:這是一個因勢而動、順勢而為過程。如果你想了,要功效型護膚角度切入話,成分故事和配方技術,這兩點是基礎。後來,。一位VC界朋友引薦了創健醫療。讓我們確定了重組膠原蛋白原材料。創健成為了我們投資方。

袁圓:創健醫療成立於2015年,孵化於擁有30餘年醫療行業業經驗背景集團及團隊,專注重組膠原蛋白生物原料開發和產業化。重組膠原蛋白是利用基因工程技術通過微生物發酵表達生產膠原蛋白,具有活性、安全、、特點。在此之前,活性膠原蛋白主要是動物組織中提取。

重組膠原蛋白是新型生物材料典型代表,於材料具有天然且顯著修復、抗衰功效,因此醫美、護膚領域具應用前景。

數英:重組膠原蛋白,有發現有其他原料是可以替代,是可以承接KPI品牌定位嗎?

袁圓:護膚品原料成千上萬,大部分是化學合成原料,屬於化工品;重組膠原蛋白屬於生物合成原料,具有活性、、安全、環保優點;無論是消費者使用安全和效果,還是綠色環保全球發展趨勢,我看好重組膠原蛋白——合成生物材料未來顏值經濟中應用。

袁圓:創業不是一件單槍匹馬事情。比如研發這塊,是朋友推薦,我認識了復旦學進材料研究院及化學系博士,劉冰。他有15年配方研發經驗,任強生中國亞太區研發中心首席科學家,負責過強生美國總部框架配方設計。大家一拍即合,開啓了合作。

目前劉冰是負責KPI產品技術策略和配方開發,我主要負責整體公司運營管理和品牌營銷建設。

其實一路上我覺得自己,你堅定一個方向走時候,一路上總會有人點着燈你,每個階段獲得了多幫助。

數英:能否和我們讀者,詳細介紹下目前KPI品牌核心技術。我們,這個效果是怎麼體現?

袁圓:我們核心成分是黃金配比重組膠原蛋白,即XVII型膠原和III型膠原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