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il 19, 2024

【聯想電腦潰敗】捅了華為一刀 |聯想的兩重潰敗 |聯想的中年危機 |

聯想2016年扭虧盈,但聯想整體業績並。集團三大業務收入減少。聯想進入多事之秋。四年來,聯想首次失去了PC全球寶座,同時其智能手機業務見起色。

2017年5月25日,聯想集團發佈2016/2017財年全年業績,全年税前溢利4.90億美元,公司權益持有人應佔溢利5.35億美元。此前聯想2015/2016財年虧損1.28億美元。

雖然實現了扭虧,但聯想整體業績並。集團全年收入430億美元,同比減少4%。這背後聯想三大業務收入減少。其中,個人計算機和智能設備業務收入同比下跌2%300.76億美元。移動業務收入同比下跌10%77.07億美元。數據中心業務收入同比減少11%40.69億美元。

業務收入下降背後,聯想兩大主營業務銷量下降。其個人電腦去年銷量同比下跌1%5570萬部。個人及平板計算機合計銷量6660萬部,市佔率同比下跌8%。聯想出智能手機銷量數據,稱同比跌22%,市場份額跌1.1個百分點3.5%。

這些數據顯示,聯想2015年出現虧損,聯想進入多事之秋。這次,聯想視之本PC業務受到挑戰,同時寄予厚望手機業務不見起色。這些趨勢一個多月前顯露。

博詩,歸來

4月12日,IDC發佈數據,2017年一季度,惠普PC出貨量1314萬台,聯想出貨量1232萬台;惠普全球市場份額21.8%,聯想20.4%;惠普PC市場份額超過聯想,排名第一。此前自2013年第三季度開始到2016年第四季度,聯想15個季度保持着全球PC第一。

坐了3年多全球PC寶座惠普奪走後,聯想發生一系列變動。

一個多月後,5月15日23時32分,聯想集團前執行副總裁劉軍發了一條: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這是宋代詩人陸遊《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裏後兩句,前兩句是“僵卧孤村,尚思國戍輪台”。劉軍此前於2015年離開聯想。

4分鐘後,楊元慶他聯想Moto Z手機轉發了劉軍,並評論説: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這是唐朝詩人王昌齡《軍行七首·其四》裏後兩句,前兩句是“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5月16日上午,楊元慶上宣佈劉軍迴歸聯想,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領導中國平台及中國區PCSD業務。童夫堯擔任集團高級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20分鐘後,劉軍轉發楊元慶,“雄關漫道如鐵,而今邁步頭,全力以赴!”

劉軍,1969年出生,北京人,一米九高個兒,愛穿一條運動褲和休閒T恤,很多聯想人叫他“軍哥”。有聯想人評價劉軍感情,是個孝子。

劉軍,1969年出生,北京人,一米九高個兒,愛穿一條運動褲和休閒T恤,很多聯想人叫他“軍哥”。有聯想人評價劉軍感情,是個孝子。

劉軍聯想集團核心管理層幾進幾齣。聯想併購IBM全球PC業務後,劉軍一度聯想集團COO位置上離職,直到2007年10月重回聯想。2015年6月,聯想官方宣佈,劉軍無法扭轉手機業務下滑而離職,而今他重返。

“聯想現在,到了無人可用階段,劉軍會一口氣上”,一位聯想前管分析説。

“聯想現在,到了無人可用階段,劉軍會一口氣上”,一位聯想前管分析説。

5月19日,劉軍發佈博為聯想yoga叫好,5月24日,劉軍發佈博稱,“這幾天是馬停蹄狀態!華北兄弟們,熱情!有信心和渠道合作伙伴們一起,渾身是膽打虎上山!”

顯然,做好了赤膊一戰準備。

成於PC,敗於手機

劉軍1993年清華大學畢業加盟了聯想,擔任過電腦研發、台式機、消費IT、企劃系統部門、業務高管,2005年收購IBM PC業務後,擔任中國區COO、全球供應鏈高級副總裁、全球消費業務集團總裁,有收購摩托羅拉移動後,兼任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外界眼中,劉軍一度稱為聯想二號人物,同時譽為楊元慶接班人。

這個稱號背後,是劉軍PC戰場上聯想帶來一次次。

劉軍有很多獨家創造,他PC界提出細分市場,全球開創了消費電腦和商用電腦區分,消費級電腦定出了同喜、千禧品牌,讓家用電腦、個人電腦有了珍珠藍、貝殼外殼,包括yoga系列PC,劉軍功不可沒。

因為劉軍PC領域卓越表現,隨後他任命接管聯想手機,集團開創一個未來。

當時智能手機處於運營商定製拉動3G時代,聯想運營商渠道上有建樹,發展飛快。峯時期,聯想80%-90%手機業務依賴運營商渠道。2012年7月,聯想智能手機銷量完成了諾基亞超越,國內市場於三星,到了2013年第一季度,其銷量維持着超過200%增長。

2014年,聯想29億美元代價谷歌手中接手了摩托羅拉公司移動業務,這是聯想當年收購IBM完成“蛇吞象”舉動後一次跨國併購手筆。彼時,2013年聯想國內市場是於三星第二智能手機廠商,這讓外界這場收購期待。

IDC數據顯示,2013年到2015年,聯想中國區手機出貨市場份額下滑。2013年,聯想中國區市場份額佔比11.9%,排名第二;2014年底,聯想智能手機排在了小米和三星後,位列第三,市場份額11.2%,2015年,聯想中國區排名首次跌出前五。

“旭東可惜。他是我認為聯想內有創新精神人,他雖然不是產品出身,但是產品愛,是有產品思維人”,一位聯想前管這樣評價陳旭東。

陳旭東模塊化手機沒上市時候拿朋友玩兒,陳旭東展示了投影組裝件功能。

陳旭東接手移動業務後,提出自己思路:聯想移動業務問題於“過於追求銷量”,這導致聯想只能做大量低端手機,無法中高端樹立品牌。他希望能通過研發投入,打造聯想爆款手機,扭轉市場。

不過,楊元慶了他10個月時間。於手機業務持續虧損,2016年11月2日,楊元慶通過內部郵件宣佈,喬健接任陳旭東成為聯想MBG業務掌舵人。陳旭東智能手機業務上趨於邊緣化。

這陳旭東接手時就出現過苗頭。當時楊元慶發表內部講話稱:“我們這個團隊,過去兩年裏,業績預算是有差距,沒有達成目標,去年,造成士氣,這種情形不能繼續下去了。要想建立一個業務,建立一支有求勝心、並且去贏團隊。”

聯想全球PC寶座惠普奪走後,楊元慶迅速起用PC業務上經驗劉軍。

一位聯想內部人士看來,劉軍接管聯想手機業務後,過去經驗中走出來。聯想PC天下,靠是To B端,客户,分銷商模式,和政府關係。而這樣經驗,今天面向客户消費市場,管用。

“劉軍帶移動第一年,但他有依賴過去經驗問題,但劉軍換下去了,元慶時間確實太短”,一位聯想前管説。

“劉軍回來後開始各板塊業務進行摸底了,調整沒有,需要時間吧”,一位聯想內部人士表示。然而,這一次,劉軍面臨聯想處境棘手。

AdDuplex發佈截至5月22日統計顯示,使用Win10筆記本上,聯想落後惠普和戴爾,滑落第三。

離開聯想這一年多里,劉軍看項目、做投資,美國待了一段時間。“這是我期待劉軍地方,做企業,要有裂痕才能讓光照進來,以往聯想太固化於PC經驗,包括對渠道商依賴,聯想轉型PC經驗中跳出來,而這一次,劉軍看到了外界變化”,一位劉軍共事聯想前管説。

但擺劉軍面前是,楊元慶是否有足夠?

自2015年,聯想有數位高管上位或出走,之相伴,是聯想兩年業務架構重組。有評論認為,聯想近期一系列舉措,其經營上困局密切相關。

圍繞聯想困局展開爭論,總避不過掌舵聯想十餘年“船長”——楊元慶。2016年初,某自媒體一篇“檄文”,楊元慶推向輿論漩渦,直到今日,楊元慶依揹負着爭議,換背後,他急需業績證明自己。

而立之年,臨危受命

1989年,楊元慶碩士畢業,加入聯想,成為聯想公開招聘首批大學生之一。

此後不到四年內,國家取消了高科技產品可制度,並降低電腦整機進口關税。大批外國電腦湧進中國,聯想國產PC廠商市場份額減,面臨空前危機。

陳旭東回憶,聯想集團1984年到90年代初,業務能完成年初預定計劃,1993年沒能完成,此後柳傳志聯想內部人員作出了調整,並成立了微機事業部。“當時聯想集團有很多副總裁,1994年時候,柳總他們勸退了,讓元慶來做PC業務,這公司內是一個變化,幾百人做PC業務,裁成一百多人。”

本來準備出國深造楊元慶柳傳志挽留,成為聯想微機事業部總經理,手握研發、生產、銷售、財務運作大權。和外國品牌搶奪市場,楊元慶決定推出價格E系列微機,那一年聯想完成了銷售目標,接下來幾年中,楊元慶主導聯想微機銷量每年保持100%增速。

現在看每一次社會化媒體上時長超過三天“刷屏事件”,是一次小型“社會流行病”。如果仔細分析,每次事件發生,離不開上面三個要素。

聯想事件最初輿情,有一個且有高度粘性信息 — 聯想5G通訊標準投票中將關鍵一票投給高通陣營,導致華痛失標準,中國喪失5G時代領導地位。

世界通訊組織中關於5G標準博弈,是高度專業高度複雜,到今天我們理解其中是非曲直和“水”。各路媒體想原事實,但關於聯想投了什麼票,後結果起到什麼作用這個問題,沒有一個切的説法。這是聯想“投票門”,但是一起關於聯想投票“羅生門”。

但公眾認知世界裏,事實和往往並那麼。這個世界裏,華為是時下受認可和尊敬公司,它企業形象地透着民族主義底色,國人認定華這一間公司,承擔着中國民族復興、科技創新和國際影響一系列重任。這個有理説認知世界,公眾認為聯想“傷”到了華,它可能政治正確。

加上時下高漲民族自豪感,以及中興事件、中美貿易戰因素刺激國民,聯想華為“傷”,好事者提高一個層次,成為“賣國”。

知道是什麼樣天才想出了這樣一個極具傳播力訊息,馬上獲得一羣有影響力媒體進,聯想事件具備了“傳播源”。

但事件到現在,這個社會化媒體世界,沒有人能説這個“傳播源”是何以形成。是聯想勢力公關運作?是個別自媒體抓眼球策劃?我們只能懵懂吃瓜。

但事件關鍵,還是第三個要素,如你我吃瓜羣眾反應和行。“聯想出事”以來人們傾向於聽信一些文本形式各種信羣裏流傳小道消息,毫不在意地轉發各路媒體似是而非文章,有“嫌事”人翻出“美帝想”説法。即便是聯想洗地公關文,評論區裏充斥着大量聯想吐槽。事件發酵,儼然成為“全民怒懟聯想”局面。

聯想人會痛心疾首:什麼會這樣?他們會理解,“聯想賣國”輿情爆發,本質於公眾聯想有一種態度:!!情!

十年前聯想,現在華為。那時一個攢電腦賣電腦起家中國公司,收購了IBM電腦業務,斥巨資贊助了2008奧運會,成為“最國際化中國企業”。和今天華為,當時聯想,寄託了整中華民族命運。

那麼十年來勢頭如此一家公司做了什麼呢?今天人們只能説:停滯不前核心主業和一系列失敗業務發展,什麼發生。

延伸閱讀…

【潰敗】聯想的中年危機

聯想的兩重潰敗

而他們造電腦怎麼樣呢?我前年需要買部非蘋果筆記本,想想還是信任聯想吧。拿到這部7000元電腦,那種塑料手感人感覺一個字:低端。機身上出現裂紋,電池續航下降,不要提裏面軟件應用諸多不便。每次PC時打開這部聯想,手上會感到屏幕主機連接件那種,伴吱吱聲。

不要小看這種手感,一個產品是不是做品質,這些微小體驗之間。

聯想所錯失這十年,聯想產品沒有,連基本品質令人生疑;它沒有任何令人興奮新產品,即便收購了MOTO沒能做出什麼像樣手機;它技術沒有創新,理念上沒有引領。它消失公眾視野之外,靠“國際化聯想”老本上啃吃,吃丟掉人們它敬意和好感。

聯想品牌資產流失和公眾心理聯繫斷裂,讓聯想有了今日禍。刷屏勢既起,聯想輸了。

聯想有沒有反思我們知道,只看到一堆證公關文章,那些投票結果迷霧一團,公眾沒有説服。

但話説回來,不管聯想投了什麼票,所謂“賣國賊”名號本來種誅心之論,透着智障和炒作,可能有陰謀成分。這事幾方都説,要這麼着吧?

這是我這樣一個吃瓜人當時想法。估計這次社會流行差不多該消停了,承想聯想公關攻勢轉瞬升級 — 柳老爺子憤怒了!

柳傳志先生這封義嚴辭公開信,標題透着火藥味,行文有一種戰之前進行政治動員口吻,“戰鬥檄文”了。只是看完後不解:打仗是要有手,聯想行動起來誓死去打這一“榮譽保衞戰”,誰打?

有幾十個商界大佬出來力聯想,譴責知道是誰造謠者和“商界能量”破壞者。此次“力”陣容,只能令人感佩柳老爺子影響力和公關能力。

​5月10日晚間,知乎、博平台流傳“聯想什麼華投票”、“聯想站隊高通”帖子。一時間,關於5G標準聯想站隊討論沓來。

其實,這本是一則舊聞,只是最近翻了出來。2016年10月和11月,3GPP(通訊技術標準化機構)開了兩次會議,聯想第一次投了高通,第二次兩項投票中,一個投了華,一個投了棄權票。

而惹人爭議,那次拋棄華,投了高通。一個企業來説,企業利益出發,投那個標準無可厚非。然而中美貿易談判持續拉鋸,中興通訊遭受美國制裁大背景下,聯想行為成了大是大非問題了。

5月11日,聯想第二次投票結果出發,否認了站隊高通行為。實際上,5G標準上“捅了華一刀”可怕是,聯想正在走向衰退。國內智能手機業務節節敗退,老本行PC業務上,惠普搶去了全球一哥寶座。

此外,5月4日,恆生指數發佈公告,聯想集團50只成份股中剔除。這聯想集團股價表現分不開,考慮2015年股災,2016年年初算起,聯想集團股價7.44港元跌目前3.81港元,跌幅達48.79%。同期恆生指數21327.12點上升31122.06點,漲幅達45.93%。

於社交平台傳聞聯想站隊高通消息,聯想5月11日作出迴應。其表示,該次投票表決中,聯想包括旗下摩托羅拉移動,所投是贊成票。

而聯想此次迴應,然是87次會議。那次會議上,聯想和摩托羅那移動確實投是贊成票。但是,86次會議上,聯想站隊了高通。據悉,該次會議上提供了三種選擇方案,且只看反對票。其中,高通提出純LDPC方案,聯想沒有,華提出Polar+LDPC方案遭到高通及聯想。

86次會議投了反對票,讓聯想成了眾矢之。聯想支持高通,是商業利益考量,聯想是一個國際化公司,總部紐約。收購IBM個人電腦部門後,收購了IBM服務器部門以及摩托羅那移動。聯想2017年三季報顯示,公司中國區整體收入佔比27%,美洲區整體收入佔比31%。這個角度看,聯想認為美洲區利益。

聯想是做個人電腦起家,智能手機時代來臨後,投入大量資源發展手機業務,2012年一度衝上國內智能手機業務第二位。稱霸國內市場,2014年1月,聯想宣佈29億美元價格,從谷歌手中收購摩托羅拉移動業務。

2014年,藉摩托羅拉收購,聯想手機合計銷量超過了9000萬部,7.9%市場份額中國智能手機廠商中排名第一,全球範圍內排名第三,於三星、蘋果。此後聯想手機國內市場份額節節敗退,截至目前,僅位列國內市場第十。

實際上,聯想是通過運營商市場崛起,運營商市場,而失去競爭力。2011年,聯想集團“二號人物”劉軍接受聯想移動業務,多方發力之下,聯想智能手機業務突飛進。2010年,聯想集團國內市場份額1%,2011年迅速升至4.1%,2012年升至11.0%,位列三星後,國內智能手機市場排名第二。

當時,國內智能手機市場有“中華聯”稱,是中興、華、酷派和聯想。可以説,劉軍帶領下,聯想智能手機飛速崛起。

聯想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反而認為國內強勢地位,開始發力國際市場,耗費巨資收購摩托羅拉集中體現。

延伸閱讀…

比“捅了華為一刀”更可怕,聯想正在全面衰退!

聯想潰敗,背後秘密太驚人!

,對摩托羅拉整合耗費了聯想多精力資源,此後3年聯想智能手機國內市場節節敗退。2015年,聯想鉅虧了1.28億美元,國內手機銷量有1500萬台,到了2016年,這一數據降至500萬台。表現國外市場,聯想跌出了前五,不及華為四成。

GFK調研機構公佈信息,2017年聯想移動(含摩托羅拉)2017年中售出179萬台手機,排名中國市場第10,不及第一名華手機銷量零頭。

和2014年中國第二、全球第三成績相比,聯想智能手機領域,可以潰敗來形容了。市場份額,領導團隊更換。2015年,隨着手機業務一落千丈,劉軍離職退出聯想,劉旭東走馬上任;2017年,負責人換成了喬健,2018年,換成了常程。

於手機部門表現,聯想集團CEO楊元慶恨鐵不成鋼,並直言手機部門“拿榔頭敲敲不醒”。,問題楊元慶自己。報道,楊元慶2017年年薪高達1.18億元,是馬化騰5.5倍,是劉強東1.18億倍。拿着高額工資,公司業績每況日下,令人不勝唏噓。

不僅是智能手機業務潰敗,傳統PC業務位置惠普超越,國內受到華為和小米挑戰。自2017年惠普超越後,2018年一季度,惠普28.8%份額蟬聯PC第一,聯想21.4%市場份額位居第二。

  一紙任命書,遊離於人們視線之外聯想集團(00992)拉回到鎂光燈之下,那個楊元慶稱為“榔頭敲不醒”人——劉軍,回來了,帶着硬幣兩面。

  無論是離去和歸來,這不是劉軍第一次。

  但以往是,這個稱為柳傳志喜愛和器重人,這次是受到太上皇“欽點”穿上了御賜黃馬褂,捧着免死金牌入聽封,這一耐人尋味狀況,會讓誰心理陰影面積進一步增加,迎來史上難堪局面呢?聯想持續敗局能否因此逆轉呢?

  2017年5月16日,聯想集團董事兼CEO楊元慶外宣佈,即日起聯想中國區重組為個人電腦及智能設備集團(PCSD)和數據中心業務集團(DCG),前聯想級副總裁劉軍迴歸,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領導中國平台及中國區PCSD業務,聯想全球總裁蘭奇彙報。而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聯想全球服務業務負責人陳旭東離開聯想。

  時間回溯2016年11月3日,彼時聯想野心勃勃。楊元慶表示,聯想戰略“吃着碗裏,看着鍋裏,種着田裏”, 所謂“碗裏業務”聯想來説,個人電腦業務,我們成為市場領導者;“鍋裏業務”是指移動和數據中心業務,這是我們正在打造新引擎;“設備+雲”是“田裏業務”,打造下一代智能設備和未來人工智能領域核心競爭力。

  個人電腦是聯想核心業務之一,營收佔聯想集團總營收70%,2017年該業務遭到了競爭手挑戰。IDC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惠普超過聯想奪得全球PC位置,同時增長率達13.1%,而聯想集團只有1.7%。

  個人電腦業務遭受威脅情況下,楊元慶“吃着碗裏,看着鍋裏,種着田裏”戰略無法順利實施。既平隴,復望蜀,能夠望蜀原因是平隴,陳紹鵬、劉軍、陳旭東左膀右臂離開後,誰能夠聯想個人電腦業務成為一個疑問,核心主業拿下預想份額之前,智能手機、數據中心、智能設備業務增長只能是預期願景。

  2017年2月16日,聯想集團發佈了2016/17年財政年度第三財季業績,集團收入121.69億美元,同比減少6%,毛利15.95億美元,同比下跌15%;其中個人計算機和智能設備業務收入85.98億美元,個人計算機銷量1570萬部,市場佔有率同比下跌2%;移動業務收入同比下跌23%21.85億美元,智能手機銷量同比下跌26%,市場份額同比下跌1.6個百分點3.5%。

  楊元慶認為,零件供應而影響了手機生產是手機業務虧損擴大主要原因。“如果零件供應,聯想上一季度能多賣出200萬部手機,那樣話手機業務可能達到收支平衡了。”不過他強調,“今年上半年可能會繼續面臨零部件供應問題”。

  中國市場是災區,聯想手機業務慘淡到史無前例地步。

  市場調研機構IHS Technology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第三季度,聯想手機前十之列,第三季度銷量只有157萬部。今日頭條數據佐證了聯想手機整體下滑趨勢,聯想手機三四五線城市用户換機流失榜中排名第三名,用户流失率高達96%。另有媒體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聯想手機銷量300萬,前一年零頭。數據來源或許不能完全論證聯想手機狀況,但一個側面説瞭一些問題。

  明眼人看出來,如此可怕斷崖式下跌數據,不僅是因為“零件供應”所造成。聯想各產品線是手機業務潰不成軍,總要有一個此負責人,因此,“榔頭敲不醒”人離開了聯想去獨自面壁思過了,但此後,聯想手機業績見轉。

  實際上,聯想手機銷量銷量下滑並不是從今年開始。IDC數據顯示,2015年聯想手機出貨7400萬部,全球排名第四,於三星、蘋果、華;2016年,全球排名前五手機廠商中沒有聯想身影,計入“其他”選項之中。另研究機構Counterpoint數據,2016年聯想手機下滑幅度接近80%。受此影響,聯想股價跌近年。

  2016年華、小米推出了旗下筆記本產品,其中華MateBOOK是一款面向高端商務市場二合一設備,小米筆記本在外觀上高度類似蘋果MacBOOK,是面向商務市場。

  Gartner首席分析師北川美佳子指出:“雖然消費市場繼續縮水,但保持商業市場強勢是維持PC市場可持續性增長關鍵。商業市場上贏家成為這個萎縮市場的倖存者,而未能商業市場佔一席之地廠家可能會遇到問題,它們未來5年中退出PC市場。

  2016年12月23日,小米正式發佈小米筆記本Air 4G版,中國移動表示包銷50萬該版本筆記本。同時小米公佈了小米筆記本Air銷量,上市三個月累計銷售22萬台,並成為2016年雙十一單品銷量冠軍。

  聯想是這些出現競爭手輪番衝擊導致落敗了嗎?熟悉業內狀況人士可能這樣認為。有接近聯想人士表示,33歲聯想自己老國企體制和諸多“公司病”,讓其像高科技公司那樣有創新和活力,無法應變革行業和時代特徵,加上內部人事情況複雜,繁文縟節,思維僵化創新,這些才是聯想業績持續下滑主因,擁有家底聯想輸給不是手,而是自己。

  手機業務例,劉軍離職後,聯想換過了陳旭東、喬健兩任,成績。“做人力、行政起家喬健來做手機這樣業務線,聯想這個崗位或許找不到得力人選了”業界媒體這樣評價。

  燙手山芋誰接,內部幾位熟面孔管輪番上崗,思路是換湯不換藥,印證了聯想體制下無人可用局面,即便是引入超級職業經理人或者外籍管理層,帶着鐐銬這隻大象起舞。

  聯想各類業務線集體出現潰敗趨勢,有聲音呼喚——是不是讓創始人柳傳志出山來收拾殘局?

  2009年2月,柳傳志出山擔任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拯救金融危機來襲後,於商務計算機市場下滑,陷入虧損境地聯想集團。柳傳志二次卸任2011月11月,聯想集團財報顯示,截至2011年9月30日,聯想第二財季營收77.86億美元,同比增35.18%,淨利潤1.4467億美元,同比增長88.89%,同時全球第四大個人電腦廠商躍升全球第二大個人電腦廠商。

  “聯想是我命,出山義不容辭“,這是柳傳志2009年2月出山擔任聯想集團董事記者表述。既然有了一次經驗,柳傳志會復出麼?有人會説柳年齡問題,但實際上2009年張忠謀出任台積電董事會主席時是79歲高齡。

  但實際上,這成為了一個偽命題。

  但理想現實之間存在着鴻溝。船掉頭,聯想自己想轉身,但是無奈身軀,思維僵化,應變。

  更何況,是不是想轉身,即便想轉身,肯不肯犧牲掉一些什麼,不能光看口號中喊出什麼,應該關注聯想內部一些端倪。

  柳傳志欽點下,劉軍於近日回到聯想集團,這樣局面不可避免產生了。2009年柳傳志的復出,業界一度解讀“信任楊元慶能力”舉動,雖然雙方進行了辯解,但“架空”説法甚囂塵上,而這一次劉軍“替代“柳傳志的復出則顯得,接下來聯想高層之間棋局如何走十分引人關注。

  不久前引起爭議一篇媒體文章《楊元慶是一名合格CEO嗎?》中,有這樣一段表述,“聯想集團發展史上,陳紹鵬和劉軍屬肱股臣,柳傳志認為是楊元慶接班人選;劉軍,柳傳志多個場合表達了他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