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8, 2024

【手機有感情】你跟手機也能產生某種感情依附 |太常檢查訊息 |他手機裏有愛人 |

我和男友是姐弟戀,我他一歲。叫他Y吧。我倆一起時,我大二他大一,當時他算是一屆風雲人物,跳高出彩。和我一次聚會上認識,然後開始短信,我相信他當時是愛我。因為我無意間聽到他朋友説他以前喜歡類型是我這種樣子。我雖然大他一歲,但是我屬於嬌小型。而且,平時愛多説話,樣子屬於可愛型,他總説像小孩子一樣。天天幫我拎水,什麼事幫我到,而且他總是時時顧及我感受、我生病時候他冒雨去我買藥,我晚上突擊考試他睡陪我,我喜歡他喜歡,朋友們覺得我倆是天生一對,羨慕。

但是當時有個女生,我倆正式確定關係時候,天天他發短信。我記得我第一次知道是我倆肯德基,當時他吃慄米,手機響,是短信聲音,我當時有問是誰,他和我説是級系一個女生,天天纏着他,他發短信打電話。後來那女生打電話來。他接起來,語氣,説和女朋友吃飯,我知道那女生説什麼了,但是他表現得生氣,説一個女生可不可以有點自尊心之類話,我們叫這個女生L吧。我和她交往時候,他會收到L短信,有時候我會看,L會和他説話,總是東扯一句西扯一句,我記得我看過她發類似説她們教授得像誰,説她想吃新疆葡萄,説Y你想聽我唱桃花扇嗎之類.我當時覺得這女生很招人煩,因為Y是拒絕她。我們第一回見面是我倆交往了有半年時候,我和Y下課餐廳吃飯,然後碰到L了,説話,L不是普通,她好看,個並且,説話聲音利落。穿了件普通運動裝,本來穿了全身運動裝顯得。

她當時走到我們跟前,手裏拿了一杯食堂賣飲料,斜問Y,這你對象啊?然後轉頭走了。大家可能知道了,L我們中間第三者、我和Y交往六年了,六年裏我們很少有矛盾,這個L,她像老鼠,知道什麼時候會跑出來,當初學校時候,她半年會Y發短信打電話,但是突然短信電話會再出現。Y換號不管,有一回,Y電話我,説讓我見識一下什麼叫牛皮糖。她電話半夜打過來,一個接一個,我吵醒,我怕打擾室友掛掉,結果她發來短信,説你恨我吧,我不想讓你睡覺之類短信,我回過去餵了一聲,她掛了,我打過去關機、 我相信Y,他什麼是我想,我生理期他記得,我生病他會陪我,我去自習,他早起陪我去圖書館,然後圖書館睡覺,我不吃香菜和葱。他和我一起變得不吃,他天天我打水,風雨無阻,他願意我留在這個城市,回家去接受他爸爸他找工作。我們之間融洽,我覺得我倆這樣能走下去。

我發現他和L關係,是他手機裏。大家知道我們手機裏手機QQ,他手機裏手機QQ並安裝裏,而是功能連接裏。我當初拿着他手機,短信空,通話記錄是我和平時工作上業務夥伴。我登他飛信,飛信沒有什麼記錄。所以我開始找,連接功能裏找到了手機QQ。當時看到這個軟件時,我有點猜到了,因為他平時是QQ。QQ密碼保存在手機裏,我登錄,發現最近聯繫人裏有一個名字,叫跑跑,然後我查看詳細資料。發現跑跑是備註名字,她暱稱叫背心。我當時知道了,他叫她跑跑。

大家知道手機QQ一夜聊天記錄只有十幾個或者二十個,我往前翻,但是中間有很多回,我點翻不下去。他和她説話,和以前大學態度完全。我記得有幾句,我衝擊。兩個月前,他這個叫跑跑匯過7000塊錢,當時QQ裏,他説你夠了問我拿。還類似責備的説一個人跑海南那麼,裝一點錢,是不是犯病了。説下次這樣,罰她做俯卧撐。語氣。我模仿不來那種語氣。他囑咐L擦防曬,胳膊要塗,説她笨死了之類。7000樓主來説不是數目。Y來説及上他工資。但是因為L錢多,所以他縱容她寵溺她,她錢,還不是責備她。   

  我聊天記錄只看了一點看不下去了。他手機放好。繼續躺牀上,想哭哭不出來,只是覺得心裏空。我以前以為,如果哪天發生這種事,我會過死去活來,但是發生了,反而哭不出來。腦子轉過來。知道怎麼辦。茫然。 Y進來時候,我躺着,他説你幫我泡點面吧。我餓。我坐起他,我問他跑跑是誰。

    他呆了一下,然後第一句問我,你看我手機了?沒有生氣和任何情緒,問我。  

   我説是。然後我問他,泡泡是不是L。我看她資料了。   

  他説是。沒有否認,乾脆。   

  我拿起手機來砸到他腳旁邊,我一下哭了,我問他那我算什麼。你和L那麼喜歡,你當初什麼要和我一塊。你繞這麼一個彎,你。

我説精神出軌肉體可怕。你躺我旁邊天天腦子裏想是L,我算什麼。

    他有説話,沒有否認。然後轉身出去客廳了。

我不是第一次發現,一年多以前。我收拾家時候找到他手機,我準備手機要麼折處理掉,要麼帶回去送他妹妹。我開機,無意間發現文件夾裏有一個文件夾,名字叫PP。我打開,是彩信。滿滿彩信,是一個號碼。有去旅遊時景色,有L自己照片,連王府井那裏籃球運動員子雕塑有。我當時生氣,質問他什麼保存下這個,他當時不在意,説彩信存存了,你覺得刪了吧。     我當時L彩信刪了,刪了後把手機直接寄給了Y在家妹妹。我們因為這件事冷戰過一天,但那時候來我覺得L應該可能,所以沒有回事。這件事就算過了。現在想想,逼。

我知道大家身邊遇到過L這樣子人沒。知道怎麼樣形容。她所作所為,我想我這輩子可能做出來。我上次寫到那天晚上,她聽見是我喂關機了,第二天早上,旁邊隔着幾個宿舍一個女生來找我,我們平時算是。她説有個學妹説我拿了她會計書。我當時納悶,説會計書?沒有啊。我認識什麼學妹。她説怪了。我當時覺得有錢勁,我説那個學妹叫什麼。她L名字説出來。我當時生氣。我覺得她算計Y,現在算計到我頭上。我開機,直接L打電話。她接起電話來時候語氣。問我説什麼事。我問她會計書怎麼回事。她説她怕我倆一起過夜。所以看看我是不是宿舍。我當時生氣,我説就算我倆一起過夜你能怎麼樣。關你什麼事。她説沒什麼,看看咱倆誰和他過夜,末了説想到是你。説,沒事,後會是我。我當時,我説你是不是女,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她聲音一下子高了,那句話我現在印象深。她説老子喜歡Y,他,老子願意臉撕下來踩地上。      

我去找Y,事情告訴他,YL打電話,生氣,問L想幹嘛。L不知道説了什麼,Y説你怎麼這麼有自尊,你知道意思是不是。你是聾子是不是,知道女朋友意思是不是。L不知道説什麼,Y説操,你是不是有病、L説了一句,Y電話掛了,我當時火氣下來了。覺得是L一廂情願。然後當時還萌生出覺得L可憐這樣念頭。

樓主現在和Y不住一起了,並且覺得下來,想想我們後怎麼辦。因為六年感情,而且L説他倆有發生肉體上關係。這點我相信L,我她瞭解,她不是那種會胡謅騙人人。樓主只是想知道Y我和L是什麼感情。想下一步怎麼辦。

我當初心裏L當回事,是因為我覺得她好看,外貌和我有差距。二來她性格並不是男生喜歡那種,她,可能Y面前會軟一些,但是聽舍友打聽,她平時人不客氣,總是不滿什麼指出來。説聽,懂得變通。而且Y説她有病。腦子一抽一抽,做事總是想一出是一出。       Y説過他喜女生這樣。他喜歡和我。性格柔東西多。      那時候學校元旦晚會,L上台表演了一個小品,雙簧。她表情誇張,放得開,當時Y和我一起,他嗤之以鼻,説女生沒有女生樣子,但是我知道,Y怎麼會前後這麼大。

我五官屬於大眼睛鼻子嘴那一類型,捲髮,個子,。

L屬於大眼睛大嘴巴一型,額頭大,並且梳劉海。頭髮不是散着扎馬尾,毛毛躁躁,髮質。但是怎麼説,可能看時間了有味道。這是宿舍S説,説L,有味道。但是可能是每個人眼光,我當時並L當回事。因為她和我相差太多了。  

    我和開解她,我説我和Y是男女朋友了,而且我們感情,不是你喜歡能怎麼樣。你喜歡能怎麼樣呢,他喜歡你,所以到頭來你這麼做他會討厭你。

    我説女生應該注意自己形象和名聲,你這樣做不僅是我倆,你自己。   

  L多説話,我刪了。我覺得應該是拉黑了。後來一段時間她沒有騷擾Y。  

       樓主知道那種語氣並不是只有感激才能説出來。樓主近一年以前,有回我們下班,Y來單位接我,當時車停樓下,Y車裏打電話,語氣不是。看到我,招了招手,然後着電話説這吧,你這麼大人了,做事考慮。然後掛了。一路上臉不是很好看,然後問樓主,你們女生年紀到了二十五六是不是家裏急着想讓你們嫁人,樓主時説你為什麼突然想這個了。他説想和你結婚唄。

    其實不是,Y當時是接到L電話了應該。因為在手機QQ上,LY説你有本事阻止我去相親。我找對象怎麼了,你佔着茅坑拉屎,是誰説話欠考慮了類話。 我知道我現在該面對現實。可是六年感不是説斷能斷。我知道我自欺欺人活。我看Y和L説話語氣,我知道他心我這了,但是六年,我六年他了。L算什麼,她就算喜歡Y,她不能因為喜歡去破壞別人幾年感情。我青春年華了Y,Y還是我第一次。大家是我,能放下他嗎。Y見過我爸爸媽媽,我父母覺得他,有前途,家裏親戚朋友知道樓主有了歸宿。眼看生活,這麼活生生L截了。樓主不是知道,不是過,捨不得Y。   

  我現在是,Y我沒有感情只有責任。他最近強調他會和我分手,要和我結婚,因為他知道我什麼他了。不能辜負我。説L只是他關心一個妹妹。是他沒有擺正自己感情。讓我不要瞎想。但是,我怎麼能瞎想。我現在只怕他是因為這個,所以我有愛只有.   

  而且樓主問過他,過一回錢嗎。他承認説不是。上次L去呼和浩特,本來準備待兩天就回來,但是後來拐到包頭,他怕錢不夠,借她三千。我説那她了。Y沒回答。我説那是,叫借。   

  後來我沒有繼續問。我知道他不僅了她兩回錢,可能有多。只是我不想問,不想知道。  

   Y吃穿用上,沒有虧待我,我知道錢是人家掙,不該摳着不放,我不想變成那種錢上,因為錢和他竭斯底裏人。但是,這代表他能錢拿出來L。讓L天南地北跑,讓L去圓她旅遊夢。

我現在天天去工作,在家待著。Y天天我打電話,有時候會帶飯來讓我吃。以前在家,家裏飯基本上是他做,因為我會做飯,現在,他怕我天天吃方便麪。所以天天做好帶來,我看到他這樣心裏過。我們本來可以一起。這樣生活。什麼突然蹦出一個Y。什麼了。我看他我帶飯,和我説話子,我想起他和L説話,那種輕聲細語話裏帶着寵溺語氣。我不想吃他帶來飯,不是不想見他,只是見到他會想起他和L,我會自我折磨。      我記得我以前有一回幫他洗衣服時,找到一張屈臣氏小票。買是寶寶。例假時候放肚子上暖肚子那個。但是他沒有我帶回來過寶寶。現在我知道,他寶寶是L買。毋庸置疑。

  錢,寶寶,短信有無休止關心。   

  我知道,他和L是是是愛情。   

  我知道我有時候想問題腦,但是我現在知道該怎麼辦了,。L像一個炸彈我炸懵了。

樓主和大學好友S聊天。S説,她料到了。當初她和我説,L這女人。大一追到大四。如果她是那麼就算了,但是L是有味道一個人,Y他們宿舍人到後來L印象變好,見面會和L打招呼,開玩笑。

    那時候,有一次我和S餐廳,中午吃飯很多人會佔位,我和S包放在餐桌上佔位了去打飯、回來時候L一個人坐在我們座位那,我包扔桌上。

    S是那種脾氣人,她説學你看見我們佔位了嗎  

   我拉拉S,告訴她説這L.     我沒有料到S反應這麼大 Y中午來了,帶了飯。我有吃  

他低下頭抿抿嘴,説我説有感情愛。 樓主今天之前想  

 要不要和他分開。現在看看,可能是長痛不如

     捨不得,捨不得能怎麼樣。有什麼他我面前承認來得。

     我現在寧願他當時騙騙我。   我是能自欺欺人他一起。 我當時過,我説L什麼,他説話。     

     我直接他帶飯潑他身上。米飯和雞蛋有洋葱掉了樓主家一沙發,掉了他滿身。他拿手抹抹臉,説我打算要你分開。   

  我轉身回卧室,門坐在電腦前。發現天涯我帖子封了。

  沒有立場,沒有主見,到現在,男朋友沒了,工作扔着去,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朋友當時勸告沒有聽,L我們身邊六年我回事!!

我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七年,現在沒有到七年。我們安安過日子,大學時候,安安吃飯學習,工作了,安安工作過日子。有,有矛盾。我我倆感情到不行。

     樓主想L是什麼時候橫插進來。還是她沒有離開,她插那。  

 樓主記得大學有一回,樓主一個飯店門口碰到Y,那天他和朋友們去打球賽,樓主和寢室女生一起自習,飯店門口時候看到Y對面藥店出來。樓主當時以為他生病了,問他説買什麼藥。Y沒有開口,他隊友陽怪氣的説:來好人。

  後來Y和我説是L病了,讓他幫忙問問,有沒有藥。  

 樓主當時只是無意中問了一句,説校門口有藥店嗎。  

 他還沒説話,他隊友插嘴説,這塊藥店跑遍了,知道是什麼人物,認準那一種藥,她上哪去偷。

  飯店離我們學校,而且我們學校附近藥店不僅是一家。

     樓主現在想,可能是那時候,Y態度改變了。是我自己相信。是我自己看自己了。是我自己看L了。 L是什麼樣人,是我會那樣做事人,那時候Y沒有和我一起時候,L會追到他們課堂上。Y是學機械,教室裏寥寥無幾女同學。L跑到Y座位旁邊,坐在那拿本書看。周圍大家起鬨,她和聽不見。Y和我説時候,説他時感覺丟人。讓L走,但是L裝作聽見,到後來上課,Y和朋友們坐一起,L去了看到沒有自己位子,找Y前後左右位子坐,坐那兒是看書。L這種性格女。你所作所為她構不成影響。所以無論是我言勸是舍友幫我責罵,她完全可以沒有這回事一樣。她活在自己圈子裏 樓主是懦弱,,樓主,覺得以L這樣一個沒皮沒臉人,這樣一個要什麼出彩人,會我構成什麼威脅。

  自己當回事 我相信看了這麼多。大家知道樓主是什麼樣人了,懦弱膽小無能。自己縮在殼裏,活自己世界裏。覺得人天生下來該你好,該喜歡你。遇到事追究。當初和L鬥嘴,樓主是站一邊,聽S餐廳罵。

     那回S看了看L,説:我以為是瞎子呢,看不見別人包,沒想到不是瞎子,眼神,挑別人男朋友下手,眼光獨到。L當時吃豆角和米飯,她一個人,坐在那抬頭看了看S,我知道是不是怕了,沒有口。樓主當時是傻子,覺得餐廳那麼多人,鬧了好看。私下拉了拉S,但是S可能是因為樓主生氣,説: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和R(樓主),看看你那是什麼德行、瞎了眼靠摸得知道要誰。   

  那時候L説了一句話,她説:你怎麼知道Y不要我。然後擦擦嘴走了。

     樓主現在知道了。Y不僅要她,還她有了感情。這一個大笑話。L説話説那麼肯定 謝謝天涯姐妹們。感謝你們,我建議。

     我是一個懦弱人,於Y,我相信我是傾注了全部感情。Y和我一起時候,是大家嘴裏男人。他我大家羨慕,連S説Y是好人,讓我。可能是樓主一切想理所當然了。  

 理所我,理所我捧着,理所只能喜歡我。

  樓主那時候帶Y去我家吃飯,樓主爸爸喜歡他,説他有前景。並且人。Y事業算是,雖然不能説是多麼有錢,但是樓主看來是好了,努力上進。樓主直到現在能列舉出Y無數優點。可能是心裏有愛,可能是喜歡了。喜歡他部分,到整體,現在包容了他缺點。因為喜歡,所以放手可能。   

  但是我會努力,我不能説他直接忘掉,但是現在起碼會像開始情緒失控,歇斯底里。我們剛分開的幾天裏,樓主自己悶在家裏,回想和L所有交集、想當初如果是我跑到哈爾濱,是我追Y追到那麼,如果我能幫他拍黃山日出,如果我能送他敦煌沙,我有那麼多心思,我能青春做一些事讓他記憶,那麼可能會這樣。我當時活在自己設裏,我假設很多,整個人像瘋掉。但是Y來見我,我裝作沒有事淡定。我會努力讓自己沉溺在情緒裏

大家説,Y和我生活裏,看到L,會有種讓他覺得憧憬感覺。

  那是不是愛,只有讓他自己體會了。 樓主表姨樓主打了一個電話。説我銀行碰到Y和一個女。

     我當時知道該説什麼,説應該是他同事,我問説看到那女什麼樣子沒。  

 我姨説個子,穿件運動衫,牛仔褲,鵝蛋臉,頭髮挽着團。開一輛本田CRV。     

 我我姨開玩笑説你怎麼知道人家開什麼車,我姨説她放心悄悄跟出去看了看。  

 然後我姨問我,你和Y什麼吧  

 我説沒什麼,那是他同事,我認識,然後我問我姨你什麼這麼問。

  我姨説事,怕你倆有什麼事。      樓主掛了電話到現在,知道説什麼。個子,運動衫。劉海。飯糰頭。鵝蛋臉。不是L是誰。

  中午我這裏,離開和L一起了。   我當時想他打電話問候他母親。   但是就算問了有什麼意思,

  説我劈腿了,

  我怎麼説 朋友S現在來我家路上,聽説我事情她。電話裏就説要帶我去收拾L。讓我現在準備。説臨走要L好看。  

 現在怎麼辦。S衝脾氣,説會大打出手。

  樓主回來了。洗過澡。頭腦會變得一點。今天發生事情,讓我大腦超負荷運轉。  

 樓主見到L了。晚上。一家披薩店。下午S來我家,説不管怎麼樣,咱們要事情弄清楚。不能讓那個黑瘦爬你頭上。   樓主當時是願意見她,因為我知道見她有什麼意義。

  但是S説,活這麼大,喜歡過Y這麼一個人,他你不是沒有感情,他忍你讓你喜歡你愛你,不是。六年,你能説放放嗎,你敢   

  肯定這件事過去後你會後悔那麼放手嗎。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看看那個L有什麼能耐。我不信,你後放下身段,Y洗衣做飯,   

  你這樣,有工作家庭也好,他會鬧出軌。   

  然後S以前Y籃球隊一個同學大成打了電話,説想要L手機號碼。

  大成當時,説誰要。

  S説我要,怎麼了。

  大成説你要話你。要是是R(樓主),那我可不給  

  大成隔了好久説,大家心知肚明不是嗎   

S火了,説大成你好歹算是我哥們,個女你弄得翻臉認人了,我們你是朋友,你和那個L是什麼關係。幫上她了,你腆着臉   

  幫人家人家你心裏去嗎類話。原話我記,是這樣。   

S説,我覺得大成可能是了,問S拿過電話,我説大成,我是R,我想找L,有點事。你L電話我嗎。要是   

  不用了,我可以問別人。

  大成停了一下説,不是我,是我覺得沒。你和Y現在,她作不成個什麼。你呢。樓主當時知道了,很多人知道  

    這事了。當時樓主問,説大成,你是不是知道他倆上了。你們知道,我矇在鼓裏是不是。

  大成可能,説R,你這人這麼説話了啊,你怎麼是翻別人理,想想自己呢。什麼叫好上了啊,你説的好是什麼啊。得,  

    我説了,你和L自己説吧。解決時候叫上Y。我你發短信。

  樓主當時呆了,大成直接電話掛掉了。過來沒半分鐘L手機號發了過來。 樓主當時,因為大成話,讓我覺得是不是我那裏出了問題。但是樓主想了半天知道那裏有問題。我S説,不想見L,問Y,看  

    看是不是我問題。S説Y要是想和我掰扯問題,他説了,等到現在。不如直接問L來實際。於是,S待樓主約了L出來。     

 S幫樓主跳了件衣服,樓主去洗了澡,化了淡妝,穿了件薄衫和風衣。和S出門了。S車上和我説去時候有點氣勢。輸人輸陣。

  樓主看見L第一眼知道自己輸了。輸人輸陣。L坐在座位上,翻手機,旁邊放了杯水。樓主出門時候是精心打扮過,頭髮是那種類似命中註定我愛你裏面陳欣怡到後來捲髮,和衣服搭配起來。S説。但是L坐在那,穿了一件紫色線衫,牛仔褲小靴子,還是把頭髮都紮起來,她本來,額頭,整個人看起來,和大學時候。

     樓主現在想和大家説,樓主後悔、大學四年裏,學習看偶像劇,談戀愛,現在想想後悔。沒有出去遊歷一番、長長見識。沒有做些有意義事。L坐在那,知道是什麼樣一種感覺,讓我心裏受。樓主自己覺得扮相,L面前整個一下子感覺下來了、L看見樓主,笑了笑,説R你找我嗎。S回頭看我,覺得L這樣子不是我們想那樣。

     我當時想,不想談了,我想回去。我想回家。我什麼不想談了。我能談什麼。現實擺眼前。我能談什麼。     

 我們L面前坐下。我知道説什麼。S説話,她説L你想幹嘛。你知道R和Y結婚了嗎。你這麼做有意思沒。你是不是覺得三。  

 S説了很多,我當時恍恍惚惚,後來知道S還説了什麼。

  然後L説了一句話,我當時震了,我説這女怎麼能臉心不跳説出這話來。  

 她説:R,我和你搶Y不是一兩天了,開始我和你説是公平競爭。我知道你們倆有什麼問題了,你來找我問我。我你認識Y,追Y,就算你認為我是三我會承認。咱倆一開始公平競爭,至於現在什麼你來找我,我覺得可能是Y發現我好了。至於什麼Y以前看我一眼願意,但是現在發現我好了,這有你原因了。你不如問問自己問我,你説我説嗎。 S開始和她説,我知道S説了什麼,當時我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説,L這兩句話讓我開始反思自己。然後我拉着S站起來説我倆要走了,她説行。見。   

  S本來願意走,但是我死命扯着她。一處披薩店門,我止不住,嘩哭了。  

 S本來,看見我哭她知道怎麼安慰我。我找紙巾。

  我説咱們回去吧。然後我倆站門口打車。L裏面出來看見我們,打了個招呼。然後開了她CRV,掉頭走了。我感謝她沒有停下來問我,要不要搭便車、不然我想我會受。  

    我和S打上車,我當時哭,我説我知道Y什麼喜歡L了,他發現L好了,我説什麼自己是一團。S讓我不要胡思想,説L是專門説這話刺激我。我要是心裏去上了她道。

     我哭什麼我自己知道。我自尊心受了打擊,我哭我有投機心理徹底否定了。我自己看到L時候心理活動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覺得她我,因為我自己這麼覺得,所以我覺得我自尊心受了打擊,我鄙視自己,所以我難受。我知道我覺得女,喜歡Y,死心塌地追了那麼多年,Y做了那麼多實在事。我知道Y喜歡她了肯定,很肯定,這一刻肯定了。我知道我投機心理徹底否定了,Y只是一時新鮮。他是喜歡我。我哭我浪費了青春年華,所以我現在這麼,我沒有激情,沒有走過許多地方有那種氣質,沒有自信,沒有現在流行氣場,我哭我和Y一起幾年,忙着沒腦子戀愛,L走了那麼多路,看了那麼多書時候,我談戀愛,但是現在我談戀愛那個對象不是我了。我想我當初沒有談戀愛多,和L變成那樣多,那現在我會坐在這裏指着L説一些讓她哭話,可是我沒有,所以我現在這樣,坐在L跟前直接輸什麼沒有。當時我心裏糾結這些。腦子疼,太陽穴哭開始疼,全身沒有一個地方好受。     

 S本來要我上去,我説不用,我上去要自己想想。然後我自己回家了。

  大成一句話説,不是誰是你媽,得慣着你。娶是媳婦,不是祖宗。   

我和Y情況是這樣,因為我倆有工作,而且我會做飯會下廚,有時候Y照顧不過來家裏和他工作。我們中午在家吃。有時候一起外面,有時候和同事吃。我不是,是因為我沒有進過廚房,加之廚房油煙,我小就牴觸那個地方。和Y一起這些年,是Y下廚。後來Y調整不過來,外面吃。

     大成和我説,Y開始去工作時候,學是機械,工作普通工人,要天天車間工作。當時工資只有不到兩千。天天車間工作累,大成問他什麼回家吃飯,Y説回去他得買菜做飯,做完吃完洗完碗到上班時候了,累。後來我們協商外面吃飯後,Y天天單位門口吃,有一段時間想起外面飯。然後大成和L一起吃飯時候和L説了。L自己做然後Y帶過去。

  我當時聽到大成這麼説,生氣,因為Y同事我認識,我想象我們確立這關係時候,他們天天看到LY送飯時候是什麼表情。

  我,這個問題問了大成。      

成就火了。他説L只是車停外面,不是飯盒,是她自己外面買飯盒,回家拿清水洗乾,飯做好放進去Y帶過去。門口飯Y,然後Y拎着去單位吃。所以同事們知道。

  大成説他看慣我了,他勸過Y,説我這不行。

  大成説,朋友們外面聚會,我打電話Y去買衞生棉。當時Y和大成一起,大成便利店外面Y,然後我帶回來,Y送大成回去時候,我撒嬌,打電話嫌棄衞生棉買。讓Y去換。大成説你這你覺得嗎。他天天工作回家吃不上一口飯,晚上去買衞生棉,賣要換,你和你爸你媽説Y做飯口味太重,你媽全家人面説你們家是吃味淡,説你不能多吃鹽。你媽怎麼説你為什麼做飯。 這些是平時生活中我沒有注意到細節。我當時過,我知道Y什麼和大成説,他和大成説和我提。

  S説,老婆娶回家是要,不是你保姆,娶老婆回家要洗衣做飯,你什麼去娶保姆。

  大成到後來不想和S爭了,只是説了一句,説R,你不是過日子類型。如果讓我説,L你適合過日子。

  然後退羣了。 大成那天説了很多,我知道。L想方設法我做地方,體現她優點。我做事每個小空隙,她看得見。她能她辦法去彌補。  

2010,你我留所有我聽進去了。我感謝你。因為你是我。  

這兩天Y天天和我在家吃飯,吃完飯回他那裏。我倆誰沒有提L事。

  我天天他做飯。雖然手藝,但是每回我們能吃。他説於新手,我做。然後説點有關工作事。還算。  

 我承認我是鴕鳥。我沒有自制力。我想透徹,我是離不開他。

     昨天晚上,他吃完飯,幫我收拾完,然後差不多九點時候回去。我他無意説了一句,説要留下吧,晚了回家安全。他説他有東西放在那邊,回去。  

 然後我送他到門口。我不想讓他覺得我失望,我你走,我急着上廁所。然後我門。我家住樓層,我站門邊,門開了一條縫,樓道構造是有一個拐彎。拐過去兩部電梯。他邊電梯下面上來打電話。

  然後説:什麼啊,這,你笑成這樣,笑點低了

  然後知道對方説什麼。他説:我看你是不行,腦子抽了之類

 他雖然説笑點類,但是他打電話語氣開心,説這幾句話時候邊笑邊説。

  我聽着電梯關門下樓,門關上。   

説心情,我麻木了。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充其量是多拖幾天。但是我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只要想起來他別人結婚,生活,我會接受。

  超市附近我説想吃章魚小丸子,他下車幫我去買。

  他方向盤上貼着那種英文字母貼紙。,指甲蓋那麼小。是一個英文單詞   Lynn。

     他解釋完以後,我有説話,我當時覺得自己不能面他這些小玩意,小東西。我它們撕掉扯掉。  

 車後面玻璃上有一隻灰狼和狼。我下車時候,無意間説那倆醜,扯了吧  

 他説那麼貼着吧,貼貼了   

  Y當時了,他説你幹嗎,貼着不礙你事啊

  他説隨你,愛扯你扯吧

    Y本來是要上來,但是他説他臨時有事,得走了,開車走了。

  當時車開到地下車庫,他開了出去。  

 有他手機上有了吊墜,是一個金屬機器人,和我一起,他手機不掛吊墜。   

我像個症患者一樣觀察他生活。他車裏CD,他衣服,他脖子,我不由自主會聯想,這是什麼這是不是L他.

     我和Y今晚和平分手,一段時間會去收拾我東西。

 今晚哭了鬧了,歇斯底里了,靜下心來談了。  

 愛愛。什麼和我過日子,腦子裏想着別人讓人寒心。

  我只想説,一開始個錯誤。     

  感謝,大家後遇到煩心事,會盡我能,提出中肯意見。

  我早上自己東西收拾,帶了回來。Y幫我東西送回來。有一些經濟上問題,解決了。我們經濟上沒有什麼糾葛。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我和做了一場夢。本來打算來這個帖子了。但是,看到大家這麼關心我,我覺得我應該事情給大家交代一下,希望讓大家後我例,遇到這種事時候,不要做一些無用功。他喜歡你時候,是喜歡,但是喜歡你時候,一起,一種折磨。

     我相信大部分女同學,戀愛時候,喜歡撒個嬌,生個小氣。我是。但是我做,這成了一個習慣。Y天天工作完以後,沒有多少精力來消化我生氣和撒嬌了,我是那樣,做飯,收拾,衣服能洗衣機洗,會用洗衣機洗,手洗會留着Y來洗。指甲弄得花枝招展,問Y好看嗎。他説好看,好看不能飯吃。

  有時候想想,我做過分,我堅信我是那種柴米油鹽醬醋茶,L是那種精神上撫慰,我什麼不是,我既,。只有日復一日撒嬌,生氣。   

心理年齡。這樣,過日子成談戀愛。

  我這幾天發覺這些事情後,一度變得自怨自艾,歇斯底里。覺得自己像自己了。脾氣陰晴。

  昨天下午Y走了後,自己回來,天涯上絮絮叨叨,然後自己藏起來哭半天,哭完以後Y打電話,像沒事發生,説你晚上想吃什麼。  

 Y和我去附近超市,我一路和什麼發生,但是我心裏受,我要裝作什麼發生。  

 等到買了菜後,Y説買點散雞翅,回去做可雞翅。我説行。然後我們拿塑料袋挑了六個雞翅。等到我拿去秤重量時候,發現這一塊稱重台那裏營業員,我等了一會兒是沒有回來。然後我雞翅拿到附近秤海鮮地方,讓他幫忙秤一下,但是告知不行,得那個人回來。他們這邊不能秤。

     我當時和瘋了一樣。我以前不是這樣,我和潑婦質問她們,什麼不能秤。我説我時間有多寶,我説你們串通是吧。我讓他們去叫經理,我和潑婦一樣站在那裏,罵罵咧咧,非要叫經理。

  我知道我當時怎麼了,Y過來拉我,説不吃了,可以買點別。

  我説不行,我們是來消費,人呢,他掙錢了能上班嗎。

     我知道我那時候怎麼了,和瘋了一樣,Y。我知道他見識過我這樣。他勸我説可以地方逛逛,人回來了買。

  我是不行,我當時和瘋了一樣,看到Y那種反應,我反而感到知道怎麼説一種感覺。

  後來Y直接雞翅袋子扔回了雞翅堆裏,推着車轉頭走,我問他幹什麼去,我説你不吃雞翅了嗎,我問什麼我自己忘了。   Y説他不吃了,他説他胃口。

回來車上,我倆什麼都沒説。我當時委屈,壓抑,知道有什麼心情,我問他説是不是生我氣了,我可以明天他買灰太狼和紅太狼貼紙來。

延伸閱讀…

他手機裏有愛人,有秘密,有感情——轉自天涯【 完結】

你跟手機也能產生某種感情依附,因為它就像某個人的延伸

  Y看了我一眼,説咱們回去説吧。      我現在想想,我昨天和瘋了一樣。   

 我當時和瘋了一樣,我説我説在車上説,車上説。

  然後Y火了,他説R你鬧,有事回家説,你不怕人來人看見你這樣子。

  我當時衝昏頭,我説你不怕你和L人來人幹那些事,我光明正大我怕什麼。     

 Y轉頭走,他車不管了,拐頭走。我當時一下哭了,我説咱們回家説,回去説,我鬧了。  

臨牀心理師,畢業於台灣大學心理學所,現心理健康行動平台pinsoul計畫主持人。專長情緒生活適應、價值取向調適、思考與心理歷程。內心目標是希望能透過行動化服務模式,讓多人能夠心理學服務中受惠,讓大家藉由科技,積極態度,認識自己,克服生命中困難,追求內心生活。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你手機有這種類似時,你總是想要第一時間回覆訊息,或看到別人回覆,因此你地檢查手機,滑手機,其實有可能是因為你人人上是這種狀態。

你會自己車當成一個女孩話嗎?還是你男朋友會?還是你站山林之前,你總覺得好像有意識地你話呢?這種信念你腦海中有多呢?我們每個人會一些別人眼中無生命之物,當作是一個可以話對象,有些東西是形象如生命,但他可能是布做,所以你覺得可以他話,但有些東西得像生物,但你是會他建立感情,有一種依賴關係。

綜藝節目喜歡嘲笑男人們,總是自己買來車女友苛護,他們洗車形容成一種愛舉動,一種照料,他們可能花洗車時間超過自己身體時間。我們這種樣子當成笑話來説,心中覺得,但不免大家是如此地某種東西,超乎對待人方式苛護照料,話、覺得他們有感情對自己有一種忠心。

這所謂擬人化信念(anthropomorphic beliefs),大多數人個性,有程度分,有些人物件產生人類相似情感,但有些人是會,有些人喜歡用人類特徵來描述物品,有些人則會。喜歡用擬人化信念人,他們可能會説自己物品「忠心」、「可愛」、「聽話」,即便這個東西別人眼中死氣沈沈地沒表示什麼。

沒錯,既然我們某些東西當成人,我們他產生感情,那不是所謂對物件喜愛,而是一種類似於人依賴,擁有時候會有種安全,分開時候如人分開經歷斷捨離陣。

心理學談人人之間感情喜歡所謂「依附」(Attachment)這個概念,依附來於Harlow博士早期對猴子研究。來説,我們生來會主要照顧自己人產生某種,這種互動方式會有品質差異,而有些人跟照顧者是,有些人跟照顧者是安全。但「依附」這個概念精神主要想要説關係建立來於生命初期,後續許多理論發展出所謂人人之間差異相處風格,稱為「依附」風格,而這些風格會延續著我們生命各階段產生影響。

「依附」分為大致上兩類,一種是所謂「安全依附」,另一種是所謂「安全依附」,安全依附人會説:「我總是可以很地靠近某個人,可以很,會有多擔心,或害怕自己因為會失去什麼,或吃虧什麼」。但「安全依附」是可以細分類型,其中包含依附,與逃避依附。

依附人會覺得:自己別人相處時,會內心擔憂另外一半,會想像自己感覺,會覺得分離失去時候,因此害怕分離發生。而逃避依附人是會:別人產生,因為於人事發生時候而產生,逃避人士用行動迴避處可能產生處,他們信任別人,會害怕別人靠。

所以人人會產生某種依附狀態,而當我們把手機當作是自己生活中某種類似人物件時,我們會其產生某種依附狀態。表面看這是一種手機依賴狀態,但事實上手機狀態複雜,因為現今多人際關係是透過手機完成,而手機是溝通相處渠道,所以某個人依附狀態,可能透過擬人思維延伸機上,好像手機是方講話工具一樣。

是,心理學家們透過這兩種心理學概念思考,想著是否我們手機依附跟人依附有關。如果你是一個安全依附人,你會如何對待手機,而如果你是一個依附人你會如何對待手機。而這可以説明為什麼我們會手機如此狀態,是什麼有些人可以輕易地手機斷捨離。

心理學家Bodford認為於手機會產生依附人,確實把手機擬人化,把手機作人際互動唯一管道,或是想像中代理人。這種手機依附有一種急著想要獲取回覆或答案,而這樣人會人際互動上是依附,他們腦海想像,對方沒有回覆訊息或郵件是因為某些因素,而因為回復狀態產生,所以會想要檢查手機,看手機裡訊息資訊。

這種關係或許是雙,你手機有這種類似時,你總是想要第一時間回覆訊息,或看到別人回覆,因此你地檢查手機,滑手機,其實有可能是因為你人人上是這種狀態,你害怕分離,你腦海會想像,你想要接近人,但接近時地相處,你會有一種關係會順想像與。

所以應該可以説,你手機使用總是,沒有手機時會,別人沒回時候會,你在滑手機,傳訊息,探索別人可能新動態,可以反映著你日常生活中這樣談感情,你把手機當成人,當成人某一部份,所以它產生,產生,因為你如此會人,所以會把手機當成得以讓你對象。

Bodford, J. E., Kwan V. S. Y. & Sobota, D. S. (2017) ‘Fatal Attractions: Attachment to Smartphones Predicts Anthropomorphic Beliefs and Dangerous Behaviours’, Cyberpsychology, Behaviour and Social Networking, 20, (5), 320-326.

本文獲Pinsoul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我們不只會人有依戀,身邊物品會,現在很多人「手機」作是人溝通相處延伸。於是,一個人手機,多多少少可以反映他如何人,如何談戀愛。

你會自己車當成一個女孩話嗎?還是你男朋友會?還是你站山林之前,你總覺得好像有意識地你話呢?這種信念你腦海中有多呢?我們每個人會一些別人眼中無生命之物,當作是一個可以話對象,有些東西是形象如生命,但他可能是布做,所以你覺得可以他話,但有些東西得像生物,但你是會他建立感情,有一種依賴關係。

綜藝節目喜歡嘲笑男人們,總是自己買來車女友苛護,他們洗車形容成一種愛舉動,一種照料,他們可能花洗車時間超過自己身體時間。我們這種樣子當成笑話來説,心中覺得,但不免大家是如此地某種東西,超乎對待人方式苛護照料,話、覺得他們有感情對自己有一種忠心。

這所謂擬人化信念(anthropomorphic beliefs),大多數人個性,有程度分,有些人物件產生人類相似情感,但有些人是會,有些人喜歡用人類特徵來描述物品,有些人則會。喜歡用擬人化信念人,他們可能會説自己物品「忠心」、「可愛」、「聽話」,即便這個東西別人眼中死氣沈沈地沒表示什麼。

沒錯,既然我們某些東西當成人,我們他產生感情,那不是所謂對物件喜愛,而是一種類似於人依賴,擁有時候會有種安全,分開時候如人分開經歷斷捨離陣。

心理學談人人之間感情喜歡所謂「依附」(Attachment)這個概念,依附來於 Harlow 博士早期對猴子研究。來説,我們生來會主要照顧自己人產生某種,這種互動方式會有品質差異,而有些人跟照顧者是,有些人跟照顧者是安全。

但「依附」這個概念精神主要想要説關係建立來於生命初期,後續許多理論發展出所謂人人之間差異相處風格,稱為「依附」風格,而這些風格會延續著我們生命各階段產生影響。

「依附」分為大致上兩類,一種是所謂「安全依附」,另一種是所謂「安全依附」,安全依附人會説:「我總是可以很地靠近某個人,可以很,會有多擔心,或害怕自己因為會失去什麼,或吃虧什麼」。但安全依附是可以細分類型,其中包含依附,與逃避依附。

依附人會覺得:自己別人相處時,會內心擔憂另外一半,會想像自己感覺,會覺得分離失去時候,因此害怕分離發生。

而逃避依附人是會:別人產生,因為於人事發生時候而產生,逃避人士用行動迴避處可能產生處,他們信任別人,會害怕別人靠。

你手機能產生某種感情依附,因為它像某個人延伸

所以人人會產生某種依附狀態,而當我們把手機當作是自己生活中某種類似人物件時,我們會其產生某種依附狀態。表面看這是一種手機依賴狀態,但事實上手機狀態複雜,因為現今多人際關係是透過手機完成,而手機是溝通相處渠道,所以某個人依附狀態,可能透過擬人思維延伸機上,好像手機是方講話工具一樣。

是,心理學家們透過這兩種心理學概念思考,想著是否我們手機依附跟人依附有關。如果你是一個安全依附人,你會如何對待手機,而如果你是一個依附人你會如何對待手機。而這可以説明為什麼我們會手機如此狀態,是什麼有些人可以輕易地手機斷捨離。

我和男友是姐弟戀,我他一歲。叫他Y吧。我倆一起時,我大二他大一,當時他算是一屆風雲人物,跳高出彩。

和我一次聚會上認識,然後開始微信,我相信他當時是愛我。因為我無意間聽到他朋友説他以前喜歡類型是我這種樣子。我雖然大他一歲,但是我屬於嬌小型。而且,平時愛多説話,樣子屬於可愛型,他總説像小孩子一樣。

他天天幫我拎水,什麼事幫我到,而且他總是時時顧及我感受、我生病時候他冒雨去我買藥,我晚上突擊考試他睡陪我,我喜歡他喜歡,朋友們覺得我倆是天生一對,羨慕。

但是當時有個女生,我倆正式確定關係時候,天天他發微信。我記得我第一次知道是我倆肯德基,當時他吃慄米,手機響,是聲音,我當時有問是誰,他和我説是級系一個女生,天天纏着他,他發微信,打電話。後來那女生打電話來。他接起來,語氣,説和女朋友吃飯,我知道那女生説什麼了,但是他表現得生氣,説一個女生可不可以有點自尊心之類話。

我們叫這個女生L吧。我和他交往時候,他會收到L微信,有時候我會看,L會和他説話,總是東扯一句西扯一句,我記得我看過她發類似説她們教授得像誰,説她想吃新疆葡萄,説Y你想聽我唱桃花扇嗎之類。我當時覺得這女生很招人煩,因為Y是拒絕她。

我和L第一回見面是我倆交往了有半年時候,我和Y下課餐廳吃飯,然後碰到L了,説話,L不是普通,她好看,個並且,説話聲音利落。穿了件普通運動裝,本來穿了全身運動裝顯得。她當時走到我們跟前,手裏拿了一杯食堂賣飲料,斜問Y,這你對象啊?然後轉頭走了。

大家可能知道了,L我們中間第三者、我和Y交往六年了,六年裏我們很少有矛盾,這個L,她像老鼠,知道什麼時候會跑出來。當初學校時候,她半年會Y發微信打電話,但是突然微信電話會再出現。Y刪她微信不管。有一回,Y電話我,説讓我見識一下什麼叫牛皮糖。她電話半夜打過來,一個接一個,我吵醒,我怕打擾室友掛掉,結果她發來短信,説你恨我吧,我不想讓你睡覺之類短信,我回過去餵了一聲,她掛了,我打過去關機.

我相信Y,他什麼是我想,我生理期他記得,我生病他會陪我,我去自習,他早起陪我去圖書館,然後圖書館睡覺,我不吃香菜和葱。他和我一起變得不吃,他天天我打水,風雨無阻,他願意我留在這個城市,回家去接受他爸爸他找工作。我們之間融洽,我覺得我倆這樣能走下去。

我發現他和L關係,是他手機裏。有一天我登錄他QQ,發現最近聯繫人裏有一個名字,叫跑跑,然後我查看詳細資料。發現跑跑是備註名字,她暱稱叫背心。我當時知道了,他叫她跑跑。

他們聊天記錄只有十幾個或者二十個,我往前翻,但是中間有很多回,我點翻不下去。他和她説話,和以前大學態度完全。我記得有幾句,我衝擊。兩個月前,他這個叫跑跑匯過7000塊錢,當時QQ裏,他説你夠了問我拿。還類似責備的説一個人跑海南那麼,裝一點錢,是不是犯病了。説下次這樣,罰她做俯卧撐。語氣。我模仿不來那種語氣。他囑咐L擦防曬,胳膊要塗,説她笨死了之類。7000我來説不是數目。Y來説及上他工資。但是因為L錢多,所以他縱容她寵溺她,她錢,還不是責備她。

我聊天記錄只看了一點看不下去了。他手機放好。繼續躺牀上,想哭哭不出來,只是覺得心裏空。我以前以為,如果哪天發生這種事,我會過死去活來,但是發生了,反而哭不出來。腦子轉過來。知道怎麼辦。茫然。

Y進來時候,我躺着,他説你幫我泡點面吧,我餓。

我坐起他,我問他跑跑是誰。

他呆了一下,然後第一句問我,你看我手機了?沒有生氣和任何情緒,問我。

我説是。然後我問他,泡泡是不是L。我看她資料了。

他説是。沒有否認,乾脆。

我拿起手機來砸到他腳旁邊,我一下哭了,我問他那我算什麼。你和L那麼喜歡,你當初什麼要和我一塊。你繞這麼一個彎,你。

我説精神出軌肉體可怕。你躺我旁邊天天腦子裏想是L,我算什麼。

他有説話,沒有否認。然後轉身出去客廳了。

我不是第一次發現,一年多以前。我收拾家時候找到他手機,我準備手機要麼折處理掉,要麼帶回去送他妹妹。我開機,無意間發現相冊裏,有去旅遊時景色,有L自己照片,連王府井那裏籃球運動員子雕塑有。我當時生氣,質問他什麼保存下這個,他當時不在意,説是因為什麼動保存,不是保存下來,你覺得刪了吧。

我當時L照片刪了,刪了後把手機直接寄給了Y在家妹妹。我們因為這件事冷戰過一天,但那時候來我覺得L應該可能,所以沒有回事。這件事就算過了。現在想想,逼。

我知道大家身邊遇到過L這樣子人沒。知道怎麼樣形容。她所作所為,我想我這輩子可能做出來。我上次寫到那天晚上,她聽見是我喂關機了,第二天早上,旁邊隔着幾個宿舍一個女生來找我,我們平時算是。她説有個學妹説我拿了她會計書。我當時納悶,説會計書?沒有啊。我認識什麼學妹。她説怪了。我當時覺得有些勁,我説那個學妹叫什麼。她L名字説出來。我當時生氣。我覺得她算計Y,現在算計到我頭上。我開機,直接L打電話。她接起電話來時候語氣。問我説什麼事。我問她會計書怎麼回事。她説她怕我倆一起過夜。所以看看我是不是宿舍。我當時生氣,我説就算我倆一起過夜你能怎麼樣。關你什麼事。她説沒什麼,看看咱倆誰和他過夜,末了説想到是你。説,沒事,後會是我。我當時,我説你是不是女,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她聲音一下子高了,那句話我現在印象深。她説老子喜歡Y,他,老子願意臉撕下來踩地上。

我去找Y,事情告訴他,YL打電話,生氣,問L想幹嘛。L不知道説了什麼,Y説你怎麼這麼有自尊,你知道“”意思是不是。你是聾子是不是,知道女朋友意思是不是。L不知道説什麼,Y説操,你是不是有病、L説了一句,Y電話掛了,我當時火氣下來了。覺得是L一廂情願。然後當時還萌生出覺得L可憐這樣念頭。

我當初心裏L當回事,是因為我覺得她好看,外貌和我有差距。二來她性格並不是男生喜歡那種,她,可能Y面前會軟一些,但是聽舍友打聽,她平時人不客氣,總是不滿什麼指出來。説聽,懂得變通。而且Y説她有病。腦子一抽一抽,做事總是想一出是一出。

那時候學校元旦晚會,L上台表演了一個小品,雙簧。她表情誇張,放得開,當時Y和我一起,他嗤之以鼻,説女生沒有女生樣子,但是我知道,Y怎麼會前後這麼大。

我五官屬於大眼睛鼻子嘴那一類型,捲髮,個子,。

L屬於大眼睛大嘴巴一型,額頭大,並且梳劉海。頭髮不是散着扎馬尾,毛毛躁躁,髮質。但是怎麼説,可能看時間了有味道。這是宿舍S説,説L,有味道。但是可能是每個人眼光,我當時並L當回事。因為她和我相差太多了。

但是後來,她開始加我微信。我拒絕了,但是後來知道什麼。鬼使神差加上她,她當時暱稱叫阿爾讓特依類,聽拗口名字。她問我是不是喜歡Y,我説他是我男朋友,你覺得呢。

我和開解她,我説我和Y是男女朋友了,而且我們感情,不是你喜歡能怎麼樣。你喜歡能怎麼樣呢,他喜歡你,所以到頭來你這麼做他會討厭你。

延伸閱讀…

你如何用手機,其實反映著你如何談戀愛—— 太常檢查訊息 …

他手機裏有愛人,有秘密,有感情

我説女生應該注意自己形象和名聲,你這樣做不僅是我倆,你自己。

L多説話,我刪了。我覺得應該是拉黑了。後來一段時間她沒有騷擾Y。

我知道那種語氣並不是只有感激才能説出來。我近一年以前,有回我們下班,Y來單位接我,當時車停樓下,Y車裏打電話,語氣不是。看到我,招了招手,然後着電話説這吧,你這麼大人了,做事考慮。然後掛了。一路上臉不是很好看,然後問我,你們女生年紀到了二十五六是不是家裏急着想讓你們嫁人,我時説你為什麼突然想這個了。他説想和你結婚唄。

其實不是,Y當時是接到L電話了應該。因為在手機QQ上,LY説你有本事阻止我去相親。我找對象怎麼了,你佔着茅坑拉屎,是誰説話欠考慮了類話。

我知道我現在該面對現實。可是六年感不是説斷能斷。我知道我自欺欺人活。我看Y和L説話語氣,我知道他心我這了,但是六年,我六年他了。L算什麼,她就算喜歡Y,她不能因為喜歡去破壞別人幾年感情。我青春年華了Y,Y還是我第一次。換做你們,能放下他嗎。Y見過我爸爸媽媽,我父母覺得他,有前途,家裏親戚朋友知道我有了歸宿。眼看生活,這麼活生生L截了。我不是知道,不是過,捨不得Y。

我現在是,Y我沒有感情只有責任。他最近強調他會和我分手,要和我結婚,因為他知道我什麼他了。不能辜負我。説L只是他關心一個妹妹。是他沒有擺正自己感情。讓我不要瞎想。但是,我怎麼能瞎想。我現在只怕他是因為這個,所以我有愛只有.

而且我問過他,過一回錢嗎。他承認説不是。上次L去呼和浩特,本來準備待兩天就回來,但是後來拐到包頭,他怕錢不夠,借她三千。我説那她了。Y沒回答。我説那是,叫借。

後來我沒有繼續問。我知道他不僅了她兩回錢,可能有多。只是我不想問,不想知道。

Y吃穿用上,沒有虧待我,我知道錢是人家掙,不該摳着不放,我不想變成那種錢上,因為錢和他竭斯底裏人。但是,這代表他能錢拿出來L。讓L天南地北跑,讓L去圓她旅遊夢。

我現在天天去工作,在家待著。Y天天我打電話,有時候會帶飯來讓我吃。以前在家,家裏飯基本上是他做,因為我會做飯,現在,他怕我天天吃方便麪。所以天天做好帶來,我看到他這樣心裏過。我們本來可以一起。這樣生活。什麼突然蹦出一個Y。什麼了。我看他我帶飯,和我説話子,我想起他和L説話,那種輕聲細語話裏帶着寵溺語氣。我不想吃他帶來飯,不是不想見他,只是見到他會想起他和L,我會自我折磨。

我記得我以前有一回幫他洗衣服時,找到一張屈臣氏小票。買是寶寶。例假時候放肚子上暖肚子那個。但是他沒有我帶回來過寶寶。現在我知道,他寶寶是L買。毋庸置疑。

錢,寶寶,QQ有無休止關心。

我知道,他和L是是是愛情。

我知道我有時候想問題腦,但是我現在知道該怎麼辦了,。L像一個炸彈我炸懵了。

我和大學好友S聊天。S説,她料到了。當初她和我説,L這女人。大一追到大四。如果她是那麼就算了,但是L是有味道一個人,Y他們宿舍人到後來L印象變好,見面會和L打招呼,開玩笑。

那時候,有一次我和S餐廳,中午吃飯很多人會佔位,我和S包放在餐桌上佔位了去打飯、回來時候L一個人坐在我們座位那,我包扔桌上。

S是那種脾氣人,她説學你看見我們佔位了嗎?

我拉拉S,告訴她説這L。

和L鬥嘴,我是站一邊,聽S餐廳罵。

S看了看L,説:我以為是瞎子呢,看不見別人包,沒想到不是瞎子,眼神,挑別人男朋友下手,眼光獨到。L當時吃豆角和米飯,她一個人,坐在那抬頭看了看S,我知道是不是怕了,沒有口。我當時是傻子,覺得餐廳那麼多人,鬧了好看。私下拉了拉S,但是S可能是因為我生氣,説: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和R(我),看看你那是什麼德行、瞎了眼靠摸得知道要誰。

那時候L説了一句話,她説:你怎麼知道Y不要我。然後擦擦嘴走了。

我現在知道了。Y不僅要她,還她有了感情。這一個大笑話。L説話説那麼肯定

沒有立場,沒有主見,到現在,男朋友沒了,工作扔着去,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朋友當時勸告沒有聽,L我們身邊六年我回事!!

我現在想!!我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七年,現在沒有到七年。我們安安過日子,大學時候,安安吃飯學習,工作了,安安工作過日子。有,有矛盾。我我倆感情到不行。

我是一個懦弱人,於Y,我相信我是傾注了全部感情。Y和我一起時候,是大家嘴裏男人。他我大家羨慕,連S説Y是好人,讓我。可能是我一切想理所當然了。理所我,理所我捧着,理所只能喜歡我。

我那時候帶Y去我家吃飯,我爸爸喜歡他,説他有前景。並且人。Y事業算是,雖然不能説是多麼有錢,但是我看來是好了,努力上進。我直到現在能列舉出Y無數優點。可能是心裏有愛,可能是喜歡了。喜歡他部分,到整體,現在包容了他缺點。因為喜歡,所以放手可能。

Y中午來了,帶了飯。我有吃。

我開門見山問他,我説你愛L嗎?

他低下頭抿抿嘴,説我説有感情愛。

我當時過,我説L什麼,他説話。

我直接他帶飯潑他身上。米飯和雞蛋有洋葱掉了我家一沙發,掉了他滿身。他拿手抹抹臉,説我打算要你分開。

我轉身回卧室,門坐在電腦前。

我當時知道該説什麼,説應該是他同事,我問説看到那女什麼樣子沒。

我姨説個子,穿件運動衫,牛仔褲,鵝蛋臉,頭髮挽着團。開一輛本田CRV。

我我姨開玩笑説你怎麼知道人家開什麼車,我姨説她放心悄悄跟出去看了看。

然後我姨問我,你和Y什麼吧

我説沒什麼,那是他同事,我認識,然後我問我姨你什麼這麼問。

我姨説事,怕你倆有什麼事。

我掛了電話到現在,知道説什麼。個子,運動衫。劉海。飯糰頭。鵝蛋臉。不是L是誰。

中午我這裏,離開和L一起了。

但是就算問了有什麼意思,

説我劈腿了,説我六年感情別人搶了。

朋友S現在來我家路上,聽説我事情她。電話裏就説要帶我去收拾L。讓我現在準備。説臨走要L好看。

現在怎麼辦。S衝脾氣,説會大打出手。

下午S來我家,説不管怎麼樣,咱們要事情弄清楚。不能讓那個黑瘦爬你頭上。

我當時是願意見她,因為我知道見她有什麼意義。

但是S説,活這麼大,喜歡過Y這麼一個人,他你不是沒有感情,他忍你,讓你,喜歡你,愛你,不是。六年,你能説放放嗎,你敢。肯定這件事過去後你會後悔那麼放手嗎。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看看那個L有什麼能耐。我不信,你後放下身段,Y洗衣做飯,你這樣,有工作家庭也好,他會鬧出軌。

然後S以前Y籃球隊一個同學大成打了電話,説想要L手機號碼。

大成當時,説誰要。

S説我要,怎麼了。

大成説你要話你。要是是R(我),那我可不給。

大成隔了好久説,大家心知肚明,不是嗎?

S火了,説大成你好歹算是我哥們,個女你弄得翻臉認人了,我們你是朋友,你和那個L是什麼關係。幫上她了,你腆着臉。幫人家人家你心裏去嗎類話。

S説,我覺得大成可能是了,問S拿過電話,我説大成,我是R,我想找L,有點事。你L電話我嗎。要是不用了,我可以問別人。

大成停了一下説,不是我,是我覺得沒。你和Y現在,她作不成個什麼。你呢。我當時知道了,很多人知道這事了。

當時我問,説大成,你是不是知道他倆上了。你們知道,我矇在鼓裏是不是。

大成可能,説R,你這人這麼説話了啊,你怎麼是翻別人理,想想自己呢。什麼叫好上了啊,你説的好是什麼啊。得,我説了,你和L自己説吧。解決時候叫上Y。我你發微信。

我當時呆了,大成直接電話掛掉了。過來沒半分鐘L手機號發了過來。

我當時,因為大成話,讓我覺得是不是我那裏出了問題。但是我想了半天知道那裏有問題。我S説,不想見L,問Y,看看是不是我問題。

S説Y要是想和我掰扯問題,他説了,等到現在。不如直接問L來實際。於是,S待我了L出來。

我看見L第一眼知道自己輸了。輸人輸陣。L坐在座位上,翻手機,旁邊放了杯水。我出門時候是精心打扮過,捲髮和衣服搭配起來。S説。但是L坐在那,穿了一件紫色線衫,牛仔褲小靴子,還是把頭髮都紮起來,她本來,額頭,整個人看起來,和大學時候。

我現在想和大家説,我後悔、大學四年裏,學習看偶像劇,談戀愛,現在想想後悔。沒有出去遊歷一番、長長見識。沒有做些有意義事。L坐在那,知道是什麼樣一種感覺,讓我心裏受。我自己覺得扮相,L面前整個一下子感覺下來了,L看見我,笑了笑,説R你找我嗎。S回頭看我,覺得L這樣子不是我們想那樣。

我當時想,不想談了,我想回去。我想回家。我什麼不想談了。我能談什麼。現實擺眼前。我能談什麼。

我知道説什麼。S説話,她説L你想幹嘛。你知道R和Y結婚了嗎。你這麼做有意思沒。你是不是覺得三。

S説了很多,我當時恍恍惚惚,後來知道S還説了什麼。

然後L説了一句話,我當時震了,我説這女怎麼能臉心不跳説出這話來。

她説:R,我和你搶Y不是一兩天了,開始我和你説是公平競爭。我知道你們倆有什麼問題了,你來找我問我。我你認識Y,追Y,就算你認為我是三我會承認。咱倆一開始公平競爭,至於現在什麼你來找我,我覺得可能是Y發現我好了。至於什麼Y以前看我一眼願意,但是現在發現我好了,這有你原因了。你不如問問自己問我,你説我説嗎。

S開始和她説,我知道S説了什麼,當時我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説,L這兩句話讓我開始反思自己。然後我拉着S站起來説我倆要走了,她説行。見。

S本來願意走,但是我死命扯着她。一處披薩店門,我止不住,嘩哭了。

S本來,看見我哭她知道怎麼安慰我。我找紙巾。

我説咱們回去吧。然後我倆站門口打車。L裏面出來看見我們,打了個招呼。然後開了她CRV,掉頭走了。我感謝她沒有停下來問我,要不要搭便車、不然我想我會受。

我和S打上車,我當時哭,我説我知道Y什麼喜歡L了,他發現L好了,我説什麼自己是一團。S讓我不要胡思想,説L是專門説這話刺激我。我要是心裏去上了她道。

S本來要送我上去,我説不用,我上去要自己想想。然後我自己回家了。

大成一句話説,不是誰是你媽,得慣着你。娶是媳婦,不是祖宗。

我和Y情況是這樣,因為我倆有工作,而且我會做飯會下廚,有時候Y照顧不過來家裏和他工作。我們中午在家吃。有時候一起外面,有時候和同事吃。我不是,是因為我沒有進過廚房,加之廚房油煙,我小就牴觸那個地方。和Y一起這些年,是Y下廚。後來Y調整不過來,外面吃。

大成和我説,Y開始去工作時候,學是機械,工作普通工人,要天天車間工作。當時工資只有不到4千。天天車間工作累,大成問他什麼回家吃飯,Y説回去他得買菜做飯,做完吃完洗完碗到上班時候了,累。後來我們協商外面吃飯後,Y天天單位門口吃,有一段時間想起外面飯。然後大成和L一起吃飯時候和L説了。L自己做然後Y帶過去。

我當時聽到大成這麼説,生氣,因為Y同事我認識,我想象我們確立這關係時候,他們天天看到LY送飯時候是什麼表情。

我,這個問題問了大成。

成就火了。他説L只是車停外面,不是飯盒,是她自己外面買飯盒,回家拿清水洗乾,飯做好放進去Y帶過去。門口飯Y,然後Y拎着去單位吃。所以同事們知道。

大成説他看慣我了,他勸過Y,説我這不行。

大成説,朋友們外面聚會,我打電話Y去買衞生棉。當時Y和大成一起,大成便利店外面Y,然後我帶回來,Y送大成回去時候,我撒嬌,打電話嫌棄衞生棉買。讓Y去換。大成説你這你覺得嗎。他天天工作回家吃不上一口飯,晚上去買衞生棉,賣要換,你和你爸你媽説Y做飯口味太重,你媽全家人面説你們家是吃味淡,説你不能多吃鹽。你媽怎麼説你為什麼做飯。

這些是平時生活中我沒有注意到細節。我當時過,我知道Y什麼和大成説,他和大成説和我提。

S説,老婆娶回家是要,不是你保姆,娶老婆回家要洗衣做飯,你什麼去娶保姆。

大成到後來不想和S爭了,只是説了一句,説R,你不是過日子類型。如果讓我説,L你適合過日子。

大成那天説了很多,我知道。L想方設法我做地方,體現她優點。我做事每個小空隙,她看得見。她能她辦法去彌補。

這兩天Y天天和我在家吃飯,吃完飯回他那裏。我倆誰沒有提L事。

我天天他做飯。雖然手藝,但是每回我們能吃。他説於新手,我做。然後説點有關工作事。還算。

我承認我是鴕鳥。我沒有自制力。我想透徹,我是離不開他。

昨天晚上,他吃完飯,幫我收拾完,然後差不多九點時候回去。我他無意説了一句,説要留下吧,晚了回家安全。他説他有東西放在那邊,回去。

然後我送他到門口。我不想讓他覺得我失望,我説你走,我急着上廁所。然後我門。我家住樓層,我站門邊,門開了一條縫,樓道構造是有一個拐彎。拐過去兩部電梯。他邊電梯下面上來打電話。

然後説:什麼啊,這,你笑成這樣,笑點低了

然後知道對方説什麼。他説:我看你是不行,腦子抽了之類

他雖然説笑點類,但是他打電話語氣開心,説這幾句話時候邊笑邊説。

我聽着電梯關門下樓,門關上。

説心情,我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