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ruary 22, 2024

【正規手機配件低價拿貨】手機配件戰事 |在混局中廝殺 |手機配件批發進貨的那些事 |

小弟接觸知乎,知乎上和很多V中VV學會了各個行業專業知識。吃別人嘴,拿別人手專業精神,我簡單的説一啊我所在行業瞭解一些皮毛類知識 如果説錯,請大家指出。説業十年會有顧客問我iphone問題 我覺得有寫一篇掃盲呼呼了

一 找人!中國嘛,人情社會, 官方旗艦店員工有折扣價格 多少呢 每一位員工每年 有 1個7.5折購買名額(自己)5個8.5折名額。

二 你説我人咋辦,那有錢嘍。 蘋果有一個客户採購9.9-9.5折扣。買(注:新品上市打折 手動)

這一種售價上要標榜官方售價,遍佈國各地 彌補了applestore地域短板 小型購買。蘋果其渠道管制嚴格。能不能買到呢 參考第一條

某東代表性電商平台,(上圖了) 蘋果直供商,但是有自主定價權(自己願意賣多少賣多少 賠錢我願意 但是蘋果電腦不行,因為蘋果電腦蘋果有價格保護 不能賣官方價格以下。不過電商。不能送券啊,價格下來了嗎)

重頭戲來了啊,這才是開始什麼iphone可以於官方價購買。

做生意嘛 賺錢嗎 如果蘋果直接全國渠道商是官方價格那他們拿什麼運營呢。資金問題,一台iphone多少錢 10000台呢 100000台呢,中間金融屬性知了吧,所以蘋果要給出一個合理渠道進貨價格來保證分銷商運營成本,包括第二種直供是渠道價格

近年來,智能手機用户急劇增加,各手機品牌各顯神通,努力創新,想要市場競爭中贏得一席之地,使得手機批發市場迎來了昌盛局面。

手機店進貨渠道你選擇貨品而。來説國產品牌主要還是國包、省包、地包形式分銷,而這樣進貨方式如今看到是麻煩,手機零售商嚮是現鋪貨!

2020年起,iPhone不標配充電器和有線耳機,出現iPhone 12系列手機包裝盒中手機配件只剩數據線。這是數據線第一次單槍匹馬地作戰。

蘋果閹割配件同時,國內手機廠商迅速這一趨勢,雖然宣稱不標配充電器,但發佈會上,國產廠商習慣於充電器和數據線附贈消費者。

新款iPhone 12系列不標配充電器和有線耳機開始,陳宇店裏這些配件銷售量提升,單日出貨2100餘個升至4300餘個,銷量翻了2倍。

“出貨佔比是數據線,充電器排第二,第三和第四是貼膜和手機殼。”陳宇告訴DoNews(ID:ilovedonews),他做這門生意二十幾年了,回想最初只靠賣萬能充和散裝電池,現在品類二十年前翻了一番。

萬能充到移動充電寶,可更換電池到不可更換電池,時代,技術,只是陪伴在手機身邊手機配件們,沒有停歇。

這是一個經歷了二十年變革傳統行業,這其中,撈金者無數,而能夠此行業中倖存下來撈金者多。

2000年初,中國移動通訊市場大門打開,手機做為奢侈品存於一小部分人手中,當時,手機只是通訊工具,用來接打電話和發送短信。

董海洋和陳宇年齡相仿,不過他並像陳宇是通過賣手機配件發家,董海洋店鋪西直門通訊一條街,做倒賣水貨手機生意,而陳宇距離西直門10公里以外中關村。“基本那時是賣手機捎帶着賣配件,還沒説像今天這樣形成整個產業。”

當時,手機配件於手機而言,是其過周邊產品了,並且種類有萬能充、電池、手機套,貼膜沒有尺寸,只有一卷貼膜紙,而後屏幕大小尺寸進行裁剪。

彼時,手機業老大哥諾基亞發展得如日中天,摩托羅拉、索愛、天語品牌後,蘋果、華、小米、OV未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於手機配件行業來説,初期面臨難題是品類,但優點是成本低,利潤,售價10元萬能充,其成本有1-2元,而一些散裝電池(可拆卸無品牌非原裝電池),於是非正品,利潤往往20元以上。

馬曉告訴我們,當時暢銷產品是飛毛腿電池和萬能充,其它產品賣得並多,品類現在單一,品牌化配件少之又少。“06年銷量是電池和萬能充,手機殼銷量開始往上走,但沒有前兩者多,像手機殼以及掛鏈這些是女性買,男性還是電池主。”

2005年,趙琪木樨園方仕通廣場租下了店鋪,主要經營諾基亞貼膜、手機殼、電池和萬能充。作為早期手機配件撈金者,他會想到5年後,一個名叫iPhone手機能夠諾基亞“一夜”壓垮。

“那時手機配件基本是深圳和東莞地區電子廠做出來,山寨產品要現在多。”趙琪説,當時能夠拿到最優進貨渠道,能夠進貨成本談到,基本能賺錢,貨流通到批發市場以及各種手機市場中。

一個行業,一款產品,有下游要有上游支撐。楊元十多年前在電子廠生產可拆卸手機電池以及萬能充,而現在,他所在電子廠轉型迭代,已成能夠生產移動電源、數據線、充電器、耳機產品多產業生產商。

楊元告訴我們,每個時代需求,生產產品大不相同,於這些生產手機配件生產商來説,要緊行業變化,要手機廠商趨勢。

“沒人會知道十年後蘋果帶火了藍牙耳機,這諾基亞時代沒人使用,會知道手機電池可拆卸變成了可拆卸。”楊元打趣道。

這些藏匿於深圳大大小小電子廠多數因為手機迭代而自我革命,有倒閉有興起。

這幾年,手機配件市場一躍而起,於該產業產品而美、復購週期、利潤空間大、投資門檻低等特點,大量事手機銷售人員開始開闢第二塊“掘金地”。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含“手機配件”,且狀態業、存續、遷入、遷出的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數量近49萬家。其中,近7成相關企業成立於5年之內。

地區分佈來看,廣東省手機配件相關企業多,有14萬家,佔29%。其次是陝西省,有5萬家相關企業,佔10%。另外,山東省有3萬家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排第三位。

值得一提的是,五年來,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數量持續上漲,年增速維持15%以上。其中,2019年新增近13萬相關企業,歷史。

“因為這行門檻,利潤,大家想進來撈金。”楊元説,他知道電子廠或者專門生產手機配件廠商深圳有幾百家,這其中還包括專門生產鋼化貼膜、手機殼廠家。

“鋼化膜和手機殼生產成本和週期要數據線和充電器那些。”阿明所在工廠生產鋼化貼膜和手機殼,年收入百萬以上。他告訴我們,一張鋼化貼膜成本基本幾毛錢,如果批量採購,一張貼膜成本1元左右。

阿明説,他們工廠每天基本能生產出貼膜2-3萬張,12時計算,每分鐘有41張貼膜下產線。於他們來説,這是一個壓力工作。

“整個鋼化貼膜需要幾部才能是一張合格貼膜,其中要切割、打磨、貼膠、鋼化、包裝,這些步驟後,這些膜才到用户手中。”阿明説,其實現市場中所銷售貼膜小異,因為生產工藝流程是,只是每家採用玻璃材質,因此帶來硬度體驗盡。

“貼膜價格質量,像20元10元,10元裸片(裸片:沒有包裝,只有一張貼膜)。,像現在暢銷是猩猩貼膜,手感質量。”

馬曉説,從最初iPhone 4時代PET軟質塑料貼膜變成鋼化貼膜只用了2-3年時間,iPhone 4S後鋼化膜開始流行,沒人去貼廉價塑料膜了,直到近些年曲面屏問世,塑料膜另一種身份——水凝膜姿態迴歸。

同時,市場上開始出現了以大猩猩、億色、摩米士首品牌膜和手機殼,這是規軍規軍第一次交集。

“這些品牌產品是京東、天貓這些電商賣,而後開始鋪到線下店進行銷售。”陳宇回憶道,電商賣品牌鋼化膜時間並不長,只是那時自己沒有聽説過這些牌子。“這些產品賣得,均價基本20-30元。”

於這些晉品牌,陳宇感慨道,一夜間,所有人扎入了這個行業,大家留有一絲喘息。確,規軍從無到僅用了五年時間,品牌化趨勢,帶來了手機配件行業高端化進程。

縱觀這些配件,它們有雖然成本,但盤活了眾多附加產業,如保護膜行業、行業、印刷行業、包裝行業、電商行業、物流行業。

這些業者們享受着貼膜帶來商業化進程,多不為人知小工廠開始品牌化高端化邁進。以至於現在貼膜種類總能讓人眼花繚亂,透、磨砂、防窺、鏡面、防爆、彩貼名詞映入眼簾,同時印在了各種貼膜品牌包裝盒上。

於品牌化規軍出現,馬曉覺得,整個行業應當有幾個引領者,否則這個行業會止步不前,停滯,同時利潤率會大不如前。“如果沒有像摩米士和億色這些品牌,市場上可能只能是裸片競爭了,後大家沒潤。”

董海洋告訴我們,現在貼膜佔據了他一半店鋪牆,各種貼膜琳琅滿目。“以前愛客户推薦裸片,因為裸片掙得多,但現在客户推薦品牌貼膜,裸片掙不到什麼錢了。”

於手機貼膜和手機殼來説,人們需求是保護手機那麼,是追求美觀和個性,因此定製化需求迭代。比如在手機貼膜和手機殼中加入國潮、IP元素,以此符合年人定位需求。

,大眾審美觀需求發生變化,大家認為“買個價格配件能用行”,而是認為“如果好看,質量,寧願多花點錢願意”。

“手機配件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貼膜和機殼主美化類配件,另一種是數據線、充電器、充電寶主電源類配件,另外有音源類配件,比如藍牙耳機這些。”深圳一家手機配件生產商負責人段明瑞告訴我們,幾年國產手機市佔率提升,配件廠商傾向於國產手機配件生產。“,蘋果是第一主力。”

ZDC於2011年發佈手機配件購買調研報告顯示,手機和手機配件購買過人羣佔36.9%,購買配件原因主要為新添配件和原來配件損壞,佔比49.1%和43.4%。

而DoNews瞭解,當前人們主要購買需求是購機和配件損壞,並且出現了購買配件種類分化現象——男性用户傾向於創新性、實用性配件購買,如外置鏡頭、遊戲手柄、攝像雲台,而女性則傾向手機美觀性,即手機殼、掛繩,但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他們購買充電寶次數是大體,這是任何人無法繞開結。

中國三大運營商披露數字顯示,手機美容、個性定製代表手機周邊市場規模超過2000億元。而這其中,手機數據線和充電器市場規模及需求量,要手機貼膜和手機殼。

二十年變化,手機體積,而電池可拆卸變成了可拆卸,帶來直接問題是,手機沒電後無法及時換電,因此只能依靠充電以維持手機使用。

延伸閱讀…

手機配件批發進貨的那些事,你被套路過嗎?

揭秘iphone在正規電商平台上為何低於官方售價

十二年前,他深圳一家知名小電子廠做雜工,上班時間沒有任何規律,日夜顛倒於廖輝來説是不過一件事。

但一次契機,改變了他業路徑。“有次春節回家幾個老鄉一起聊天,他們説現做手機生意火,我一問我現在掙可多了。”

那時手機老大哥諾基亞如日中天,後是摩托羅拉、索愛、天語品牌,蘋果、小米、OV沒有出現公眾視野之內。

一次間對話,讓廖輝手機產業產生了足夠興趣,他決定隨老鄉來北京打拼。

初來到,廖輝犯了難,他知道該手機哪個品類開始做起,是跟着老鄉一起做買賣手機生意還是做手機周邊生意。

“後來我了幾天時間轉變了北京所有市場,包括公主墳、中關村、木樨園,後選擇做配件生意。”廖輝《Wise財經》説,之所以選擇配件來做,一部分是因為它成本,不用像手機需要大筆資金來壓貨。

廖輝沒有選擇留在深圳,他和老鄉覺得,深圳本身電子產品批發列中形成了規模,而北京當時在手機行業中初具規模。

廣州韶山老家出來時,身上帶了10萬元,這是他兩年工資和家中借來一些積蓄。“當時這些錢不算少了,我告訴自己出來幹只能。”

於剛剛處於萌芽階段北京手機市場,想來撈金“北漂”者並非廖輝一人。“我是06年來北京,那時候手機市場很多水貨和假貨,現在要得多。”陳丹我們回憶起當年境況。

他廖輝北京城內相隔南北,陳丹沒有選擇方仕通科技廣場,而是選擇中關村鼎電子城租下一間店鋪,這是當時北京電子市場具影響力地區之一。

於木樨園或中關村,我們忘記了西直門電訊街存在。

2000年前後手機進入中國開始,這裏商户洗牌,原有尋呼機銷售點,取而代之是手機。彼時,這裏賣手機基本是水貨諾基亞主,外加一些配件產品。

縱觀這些配件,當時產品只有飛毛腿電池、山寨萬能充、數據線,於現在品類單一,品牌化配件少之又少。

早在1998年,沈軍便是西直門手機一條街中一員。“那早了,21年過得,那時候我23歲。”雖然沈軍現在四十多歲,但提起當年場景依舊歷歷目。

沈軍我們講,那時手機配件大多是深圳或東莞地區電子廠做出來,而主要賣點只有電池、萬能充和數據線,電池售價基本三五十,萬能充,10-20元之間。

“有次,但有人想貪那你賣他次唄。”於一些價格上斤斤計較顧客,沈軍對待辦法只有這一個。他我們説,做生意本身一分錢一分貨,像三十塊錢電池和五六十電池相比有區別。

最初,電池行業老大哥只有飛毛腿一家,但假貨盛行年代,仿品問題未能得到解決。此時,市場上充斥着大量仿製品,包括諾基亞電池、摩托羅拉電池、索愛電池內大牌手機廠商。

“飛毛腿佔,其它是一些雜牌子。”沈軍告訴我們,2002-2005年這段時間內,諾基亞手機市場佔有率上升,因此帶來周邊配件效益是。

,一塊仿原裝諾基亞電池可以賣到80元左右,而進貨成本有三分之一,另外雜牌電池成本則。“那時手機是可拆卸電池,像現在是內置,每天有手機店闆來採購,一箱如果50塊電池計算,一天能走掉四五十箱子是問題。”沈軍説。

蘋果沒有出現年代,人們出門基本是兩塊備用電池+萬能充電寶標配形式。陳丹告訴我們,他2006年入行做手機配件開始,直到2010年蘋果發佈iPhone 4,他這4年間賣了上萬塊電池和萬能充電寶。

延伸閱讀…

手機配件市場沉浮錄

在拼多多上買iPhone,享受了低價就要付出代價?

這幾年,手機配件市場一躍而起,於該產業產品而美、復購週期、利潤空間大、投資門檻低等特點,大量事手機銷售人員開始開闢第二塊“掘金地”。

孫宇方仕通經營手機生意,得益於蘋果iPhone系列,讓他撈得了手機配件第一桶金。

“應該是09、10年那會兒蘋果出手機,我認識做配件同行們説未來蘋果配件肯定是個趨勢。”孫宇考慮,他覺得這些同行眼光應該會錯,因為他們是能嗅到商機人。

這樣,孫宇方仕通租下了一間店鋪經營手機配件。從此時,手機配件種類開始發生變化,可拆卸電池和萬能充電寶退市,取而代之是新型可移動式電池——充電寶。這於不能拆卸電池智能手機來説無疑是雪中送炭神器。

2010年iPhone 4發佈前夕,該機各式各樣手機貼膜、手機殼運向北京各手機集中地,一夜間它們身價暴漲。

“那時候iPhone 4膜要30,基本50元左右,一天掙個萬八千不成問題。”廖輝回憶,那一年iPhone 4視為身份象徵,手裏拿着一部當時新潮蘋果手機説你會錢,於50塊錢貼膜或者50塊錢手機殼會在意。

更有甚者直接蘋果零售店外支起了攤,開始現場貼膜,但這裏一張貼膜身價飆升至80-100元。“裏買機外貼膜,當時這是標配,你想象不到那個時候貼膜要排隊。”陳丹是他們其中一員。

當時,手機貼膜確需要手藝。iPhone 4盛行年代,貼膜主要材質是PET首軟質塑料膜,這考驗貼膜師傅們技藝,如何貼出沒有灰塵沒有氣泡膜成為大家每天練習目標。

於貼膜歷史可以追溯到功能機時代,但那時人們於貼膜未有需求,一方面是功能機屏幕於貼膜,另一方面當時觸摸屏設備很少,需要屏幕上進行滑動,因此減小了屏幕受傷幾率。

“膜是PVC膜貼,後來才有PET膜,但最初是一張,你需要手機屏幕尺寸進行裁剪。”沈東告訴我們,他學會了貼膜,但那時基本不到,直到觸摸式智能機出現才派上用場。

一塊小小的貼膜雖然成本,但盤活了眾多附加產業,譬如保護膜行業、行業、印刷行業、包裝行業、物流行業。

而能夠盤活這些產業是貼膜帶來商業化進程,多不為人知小工廠開始品牌化高端化邁進。以至於現在貼膜種類總能讓人眼花繚亂,透、磨砂、防窺、鏡面、防爆、彩貼名詞映入眼簾,同時印在了各種貼膜品牌包裝盒上。

廖輝告訴我們,2010年開始開始有一些規化貼膜廠商貨源進入市場,普通貼膜售價瞬間跌落谷底。“那種帶包裝不值錢了,很多人開始進了那些品牌貼膜。”

進入市場是摩米士和億色,它們售價30-50元,同時利潤但不及帶包裝單片裸膜。“當時來講是這樣,但後來摩米士提高了利潤,這樣裸膜反而市場了。”

孫宇告訴我們,現在裸膜利潤,一片只在1元左右,幾毛錢,整個市場商家傾向於賣帶有包裝品牌貼膜。

“裸膜基本是走量了,量大利潤,這種品牌賣得裸膜,透賣得做多,其次是防偷窺膜。”孫宇説。

在手機日益普及當下,不僅是智能手機行業發生革命性顛覆,手機配件行業是如此。

如今,手機貼膜和手機殼五年前相比,創意和質量有了提升,消費者審美觀需求之前發生了改變,大眾認為“買個價格配件能用行”,而是認為“如果好看,質量,寧願多花點錢願意”。

ZDC於2011年發佈手機配件購買調研報告顯示,手機和手機配件購買過人羣佔36.9%,購買配件原因主要為新添配件和原來配件損壞,佔比49.1%和43.4%。

而《Wise財經》調查瞭解,當前人們主要購買需求是購機和配件損壞,並且出現了配件種類分化現象。即男性用户傾向於創新性、實用性配件購買,譬如外置鏡頭、遊戲手柄、攝像雲台,而女性則傾向手機美觀性,即手機殼、掛繩。

“女性主要是買殼買多,定製趨勢來顯。”周曉《Wise財經》説,iPhone 4發佈之處,有很多人來購買手機殼以及掛繩、貼紙,這些集中女性身上。當時鼎好電子城周曉剛第一波配件紅利,順利撈到了一桶金。

於主營手機殼周曉來説,他記憶裏,這些配件開始沒有正規品牌,但後期正規品牌開始在手機殼上下功夫,銷量隨之而起,品牌手機殼開始大量湧入市場之外,DIY定製手機殼成了2015年後潮流趨勢。

李峯現北京事手機殼個性定製設備銷售。他講,光去年手機殼定製設備銷量前年同比增長180%,而採購設備客户大多是做手機殼生意店主,而他們採購原因基本傾向於成品手機殼質化,沒有差異化,售價上賣出高價,因而導致銷量。

“個性化配件確在現在有市場,大多購買者是女性還有情侶。”周曉稱,他店面中,每天有前來製作個性化手機殼用户,他粗略統計過一天能賣出三十多個定製殼,每個售價50-80元,材質上乘工藝複雜收費則。

中國三大運營商披露數字顯示,手機美容、個性定製代表手機周邊市場規模超過2000億元。

這其中,手機數據線和充電器市場規模及需求量,要手機貼膜和手機殼。

“手機配件是只有品勝、飛毛腿,品勝主要是數據線充電器,飛毛腿是電池,兩者佔比是。”沈東西直門經營了十年手機店後搬到了方仕通,他告訴我們,2005年前後品牌化手機配件好比現在品牌化貼膜如雨後春筍地進入市場。

雖然當時飛毛腿電池整個市場佔了絕大多數,但智能時代飛毛腿的蹤跡“藏匿”了起來,聲音縮小。是深圳,品勝首品牌化配件商開始電池、數據線、充電器配件上發起攻勢。直到2009年摩米士中國香港市場進入大陸市場,品勝和摩米士才在電池、數據線、充電器業務上平分秋色。

“當時完全聽説過有品牌這種配件,因為賣仿品賣習慣了。”廖輝覺得,當時仿品空間,於一個品牌化配件來講,起色會,有可能會直接擊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