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8, 2024

【把手機攝像頭貼住】異見人士的手機安全策略 |你該把視訊鏡頭貼起來的5 |為什麼我用膠布貼住了所有電子產品的攝像頭和麥克風 |

編注:這是一篇分享文章,它代表了一種現代科技生活中生活方式。有人選擇,有人安全放棄部分。我們希望讀者讀這篇文章時候,能帶着一種「體驗」心態去讀,儘量去過多評判這種行本身意義。比如我自己讀完後感受是:嗯,有這樣一種生活方式,有意思~

我當時回答是:你更改密碼,後續會有一波又一波犯罪分子獲取到你信息,你受到侵害可能性,所以是儘快回去改密碼吧。

還有人説,泄露了泄露了唄,我不是什麼名人,他們拿了我信息沒有用。

去年美國大選時候,希拉里團隊就拿出了一段錄製於 2005 年視頻1 來攻擊特朗普,表示特朗普女性,品德低下。

相關新聞看得多了,許多朋友有了保護基本意識,比如去銀行、電訊營業廳辦理業務時,身份證複印件上會另外筆寫上「僅供辦理某業務之用」。

支付寶有技術做到這件事,有多廠商能做到,只不過沒有曝光出來而已。

雖然我着 iPhone, 但感到十分慶幸。iOS 有完善權限管理系統,但物理層面隔絕,是軟件層面隔絕來徹底。你偷拍吧,攻破了 iPhone 我擔心,拍出來是黑漆漆一片。

某個 App 彈出權限請求時候,很多朋友可能並沒有仔細看,點擊了「允許」。某些 App 我們可能確實是需要給予它調用攝像頭權限,比如一些聊天工具,但如何確保我們沒有視頻聊天室,這個 App 沒有調用攝像頭進行拍照呢?於普通用户來説判斷吧。

我個人少用 iPhone 拍照,自拍少了,支付儘量 Apple Pay 和現金,因此,將 iPhone 攝像頭貼住,於日常生活沒有什麼影響。

於用户,貼住前置攝像頭基本可以了,大多數時候手機背面向下放在桌面上,後置攝像頭拍出來是漆黑一片,即使拍到了一些東西,沒有面部寫,無法辨認當事人是誰。

而前置攝像頭,多數時候人臉,貼上才好。需要拍時,膠布揭開一半,一秒鐘事情,拍完手貼上。

iPad (平板電腦)情況 iPhone (手機)小異,自行斟酌。而 Mac (筆記本電腦)攝像頭,我想大多數用户是閒置着,貼上吧。

我是攝像頭貼住同時,決定麥克風一起貼住。我看來,一台電子產品入侵後,麥克風帶來風險攝像頭。

其實只要手機電子產品放在桌面上,攝像頭能夠捕捉到信息是。後置攝像頭只能拍出漆黑一片,前置攝像頭大多數時候拍個天花板。所以即使手機入侵了一天當中有三分之一時間(睡覺時),攝像頭獲取不到什麼有價值信息。

而麥克風了,它無時能獲取到周圍信息,不受時間、空間外部條件限制。幾個人想要交談,那周圍噪音肯定不能吧,既然噪音,手機上麥克風能錄製到交談內容。環境話,整個房間裏交談聲音差不多能錄製下來吧。所以麥克風帶來潛在威脅攝像頭。

最近 Medium 上看到了一篇名 Instagram is listening to you 文章,內容如下:

要確定 Instagram 有沒有幹這種事,可能需要證據來證明。但入侵電子產品麥克風來進行監聽這事兒,可以確定 CIA 是幹過。WikiLeaks 今年三月份公佈文件中提到,美國 CIA 英國 MI5 聯手開發了一款程序,於攻擊三星智能電視,通過電視內麥克風來監聽用户們話4 。

這是公佈出來一條消息,而多信息是我們普通民眾接觸不到,可以猜想,世界各國情報機構以及黑客們掌握了多漏洞,於攻擊普通民眾們電子設備,並用户們進行監聽。知道事情代表存在。

我測試, iPhone 麥克風外面貼上一層膠布,能完全隔絕掉外部聲音,用力敲擊麥克風,才能夠接收到一點聲音。

和攝像頭,貼住麥克風後,只需要短時間習慣,可以適應,每次打接電話前,麥克風上膠布撕開一點行,打完了電話貼上。

前不久我購入了 AirPods, 打接電話存在問題了,iPhone 上麥克風基本成為了擺設。

如果有 AirPods 藍牙耳機,這三個麥克風貼住,可以説是毫無壓力。如果沒有,後面兩個麥克風貼貼,需自己進行一番斟酌。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用膠布貼住了所有電子產品的攝像頭和麥克風

異見人士的手機安全策略:貼住攝像頭

iPad 和 Mac 上麥克風使用頻率,貼上是毫無壓力。

膠布貼住電子產品攝像頭和麥克風是端的做法,能接受朋友應該不是那麼多。其實日常生活中注意一些細節,能保護許多個人隱私。

許多 App 安裝後第一次打開時,會申請許多權限,比如定位信息、訪問相冊、訪問攝像頭,要看清楚、想,這個 App 應應該它這個權限。

沒錯!答案防止駭客透過鏡頭和麥克風來偷看、偷聽!視訊鏡頭是筆電、平板、手機裝置不可或缺元素,但存在著安全風險,而且你偷窺時,還可能渾然不覺!以下列出幾點,讓你一次瞭解什麼鏡頭遮起來是明智之舉!

問得!有什麼好看?道我面無表情地打報告、追劇、打電動畫面有這麼好看嗎?是誰偷看?前美國中央情報局職員 Edward Snowden 指出,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有辦法可以獲取任何一支手機視訊鏡頭權限;而駭客可以透過植入 Email 木馬程式、病毒來操控受害者螢幕、攝影機、麥克風以及檔案。

若是手機鏡頭,用户還可能手機放在口袋、包包、手機殼內,可以防止駭客駭入你鏡頭;但筆電呢?筆電沒有這些防護了?所以請你筆電鏡頭遮起來,才是上策!

【下頁】因為這些原因,你該你視訊鏡頭貼起來!

【大紀元2017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顏上敏編譯報導)去年6月,一名眼尖推特(Twitter) 開發人員克里斯‧奧森(Chris Olson)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發佈於臉書一張照片上,發現他用膠帶貼住了筆電上攝影機及耳麥,最傳統方式來防範駭客。祖克柏張貼這張照片,是慶祝旗下照片分享程式Instagram用户數突破5億人。

這份報告作者史考特(James Scott)説,每個人可能是受害者。

延伸閱讀…

沒你想像的安全!你該把視訊鏡頭貼起來的5 大原因!

祖克柏也這麼做你應遮住電腦的網路攝像頭

“大部分使用者,包含一些新聞記者,公司CEO,大都認為沒事電腦或手機攝像頭蓋起來是,因為他們沒有瞭解到這樣駭客行為是如何發生,以及他們是多麼成為受害者。有些人就算知道這樣攝像頭是有可能發生,但他們是不在意,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不是什麼了不起人物,不是大人物,沒有價值。事實上,駭客來説,每個目標有其獨義,比如財務上或私人訊息上。”

什麼這件事這麼引起大眾注意呢,因為他發生很多人使用裝置上:筆電攝像頭。

任何偷看他生活人會感到無聊,他説。他什麼要關心天邊人是否看他做作業或發郵件?但是,他需要換衣服或進行私人談話時,他會屏幕關閉,以防萬一。

安全公司Verimatrix首席運營官阿薩夫·阿什肯納齊説:“如果你擔心,東西一個物理設備,如貼,讓你感覺,因為你讓攝像頭監視變得可能。”

但這裏有一個問題,XR安全倡議首席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卡維亞·珀爾曼説,我們筆記本電腦、手機和平板電腦上攝像頭現在只是能夠記錄我們活動眾多攝像頭中幾個。XR安全倡議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專注於虛擬現實、增強現實和混合現實環境中隱私和安全。佩爾曼説,後,眼鏡可穿戴設備上攝像頭可能會捕捉到我們一天中每一個時刻。我們周圍攝像頭貼所能覆蓋要多時,我們該如何保護我們隱私?

過時操作系統,即有一段時間沒有軟件,是黑客可以進入攝像頭一種方式。軟件包括對安全漏洞修復,所以你時間,你系統有可能包含黑客可以用來撬入漏洞。開啓動有助於避免一系列安全問題。

阿什肯納齊説,大多數時候,如果黑客找到了進入蘋果或流行操作系統後門,他們會這些信息賣政府,而不是用來監視低調個人。本報和其他16家新聞機構調查詳説瞭總部設以色列NSO集團如何向外國政府出售可以破壞iPhone和其他蘋果設備間諜軟件,而這些政府會利用這些軟件來監視記者、政府官員和活動人士。

他建議,定期檢查你權限,確保你沒有授予可疑應用程序訪問你相機。iPhone上,可進入“設置”>“隱私”>“”,關閉任何需要使用應用程序。安卓設備上,檢查“設置”>“生物識別和安全”>“應用程序權限”>“攝像頭”。

攝像頭蓋子窺探行發生之前它關閉了。但它們並不是一個解決方案,是我們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拍到時。

她説,我們正在走向一個“捕捉現實”時代,這個時代,無論我們走到哪裏,人們和公司會進行記錄。這提出了我們解決隱私問題。

珀爾曼來説,隱私是一個關於情境、控制和選擇問題:包括我願意在什麼情況下記錄?我被捕獲數據有什麼控制權?我是否有選擇退出權利?

珀爾曼説,現在,做出這些類決定是公司,而不是消費者。未來,這種情況需要改變。